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原来是这样么
    飞宇若云浮三人只看见黑蟒皮肉里淡青色的光芒一闪,随后那东西就被白虎给吞进了肚子里,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好像是一颗珠子的模样。

     珠子一被白虎吃下,黑蟒还颤抖的肌肉立马就不动了,这一次黑蟒是彻底的挂了。

     吞下珠子的白虎,一股巨大的能量从肺腑中炸开,余波一圈一圈的扩散,燃尽在血肉肌理之中。

     白虎急忙闭上了眼,小小的身子往下一趴,看着就好像突然晕过去了一样。

     突然的惊变让三人都有些意外。“白虎这是怎么了?难道它吃的那个东西有毒?所以白虎被毒死了?”玉貌锦衣脑洞大开的想着原因。

     “不会。”飞宇若云浮摇了摇头,“事情没这么简单,看看再说。”

     站立在一旁的袖手天下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是赞同飞宇若云浮的想法。

     白虎闭上眼之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就更为清晰。白虎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刚才能量爆炸的余波还是冲击着血肉,白虎的皮肤突然一寸寸的变红,连一身白色的皮毛都掩盖不住。

     体内的血液就要被燃烧殆尽,血肉也到了承受的临界点,白虎的身上散发着氤氲的热气,柔顺光亮的皮毛乱成了一团,无精打采的贴在身上,连光泽都消失了几分,竟然显露出了黄色,就像是被大火给烤焦了一样。

     白虎的眉头越皱越紧,娇小的身躯轻颤着,看的出来它现在正在承受莫大的痛苦,让人只是看着都觉得感同身受。

     玉貌锦衣脸上的嬉笑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给收了起来,就算他的神经再大条。在此时也感受到了几分不同寻常。

     看着白虎身上冉冉升起的白气,玉貌锦衣话里有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不确定,“白虎这样子是……走火入魔了?”

     没人能回答他的疑问。看到这种情况,飞宇若云浮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看着白虎的眼里,探究越发浓厚。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白虎的情况没有一丝好转。反而它的皮肤更加的红了。红的耀眼,又红的剔透,透过皮肤那薄薄的一层。就能清楚的看见体内那流动着的血水。只需在那皮肉上轻轻一扎,白虎就会像那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血水将会流的一干二净。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三人谁也没有上前。这样的白虎,让人觉得只要轻轻摸上一把就会让它小命不保。

     虽然相信白虎的能力。但此时袖手天下的眼里也不免的带上了几分焦躁,要是五分钟后,白虎还是这个样子,那么不管结果怎样。自己都要动手试一试。

     从来没有觉得五分钟也是如此的漫长,三人紧密注视着白虎,然而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在这样下去,白虎必死无疑。

     袖手天下吸了口气。闪烁的眸光变得坚定,抬步就像白虎走去。

     玉貌锦衣想要伸手拦住他,却突然间张大了嘴,手还依然保持着拦截他的姿势。

     袖手天下也停了下来,总算是松了口气。

     异变在此刻发生,从白虎体内爆射出一抹青光,白虎在青的牵引下,缓缓离开了地面,停在了半空,光芒越来越盛,最后形成一个椭圆的青色蚕蛹,将白虎包裹在中间。

     三人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幕,这是代表白虎有救了吧?!!

     飞宇若云浮轻笑一声,还好没事,不然可不好和夕夕交代啊……

     青色的蚕蛹在半空中旋转着,从蚕蛹底部又慢慢的渗透出了几缕白色,白色的光有生命力般的向上攀爬,和青色的光交织在一起,漂亮的就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刚还承受着巨大折磨的白虎这时镇定了下来,眉间的褶皱渐渐抚平。青白色光晕从里到外的修复它受伤的经脉血肉。身体上灼热的高温也降了下来,一身皮毛又恢复了雪白,甚至比之前的毛发还柔顺光亮了不少。

     青色珠子的能量已经彻底被血肉经脉吸收,能量游走在血液之中,晕开了青色,显得格外妖异。

     白虎之前受得伤彻底被治好,身躯忽小忽大,连带着青色的蚕蛹也变来变去。

     玉貌锦衣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举起手中的利剑挡住自己的脸,满眼谨慎,“这东西不会是要爆炸了吧?”

     听言,飞宇若云浮回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玉貌锦衣,看的玉貌锦衣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忍不住搓搓自己的手臂,沉不住气的开口,“大神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可告诉你,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娃。”

     “……”飞宇若云浮明智的没有接话,要是自己一接话的话,凭着这人的逗比属性,绝对会越加变本加厉。

     于是飞宇若云浮只是用在袖手天下看来异常阴森的目光盯着他,盯得玉貌锦衣汗毛倒竖,就在袖手天下被他看的要缴械投降的时候,回转过身,蔷薇色的唇瓣轻轻的开合,“就算再挡,等爆炸了依然遮不住。”

     玉貌锦衣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的一愣,大神这和自己预料中的反应不太对啊,诶,不对!!玉貌锦衣猛的从刚才的话中回过了味,感情大神是在暗讽自己脸大!!!!

     对自己外貌一向有信心的玉貌锦衣抬手摸上还带着面具的脸,抑郁了,明明没有长胖嘛,还是那么帅~

     然而没有人理他,玉貌锦衣嘀咕了一会儿也就不说话了,继续盯着变动着的蚕茧。

     蚕茧里,白虎的身躯还在变动着,一会儿恢复了之前高大的样子,一会儿又变回了现在这娇小的模样。变化持续着,骨骼发出嘎嘎的声音。

     白虎依旧闭着眼,额头上突然出现了青色的纹路,就像是一簇燃烧着的青色火焰,眼角染上了妖异的红色,让白虎看起来危险却又有着说不出的美感。

     能量源源不断的传入四肢百骸,同时远久时被尘封的记忆也涌入了白虎的脑海。

     破碎的虚空,淡青色的塔尖从高空坠落,摔落成碎片融入地下的尘埃,持续不断的暴雨将大地砸的千疮百孔,树木开始倒下,绿草开始枯萎,一眼看去,满目疮痍。

     本是幽静如世外桃源的山顶上,已经被毁坏的不成样子,天空中的裂痕越来越大,破碎的虚空里电闪雷鸣,点点黑雾从中渗透而出,黑暗逐渐笼罩了大地。

     从虚空中传出各种不明的吼叫,一声声回荡在这被破坏的大地上,人跑兽躲,哭泣和哀嚎声响彻云霄。

     虚空中伸出狰狞的触手,无数的植物、兽类,甚至是人类都被一一绞杀,世界开始崩塌……

     白虎猛的睁开了眼,眼中的青光流转,额心的火焰,眼角的朱红,浑身融不化的冰冷气息,无一不向世人展示着它的神秘、尊贵、与强大。

     白虎已经恢复了之前的身形,流线型的外表下,是掩不住的强大。

     白虎从尘封的记忆里回过神来,冷漠的目光透过蚕茧看向远方的天地,嘴里发出一声幽凉的叹息,“原来是这样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