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雪中遇瞎子
    卧龙镇,是一个小镇,位于西陵城以北三百里的卧龙湖东畔。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让风景怡人的小镇银装素裹。从高空往下看,冻结的卧龙湖就像是一条侧卧沉睡的幼龙,卧龙镇正巧不巧,落在龙眼上。

     此时正值午后,可街上的行人却寥寥无几,显得格外冷清。

     一家名为“来福客栈”的客栈门前,来了一个青衫少年,他眉带英气,眼若星辰,略显黝黑的脸庞如刀削一般,透着一股刚毅。

     他便是李漠!

     十个月前,灵域生变,他从炼血山的山腹中出来后,就被赶来制服金翅大鹏的严图等学院教习找到,随后就跟所有试炼者一起,撤出了灵域。

     后来,他听说炼血山的山顶上,那个山洞里飞出了一口黑色石棺,里面走出来一个妖异青年,震慑住了在场的学院高层。

     接下来,便传出这个妖异青年被学院高层请入学院待为上宾的消息。

     随后,西陵学院背后的三品宗门破山宗的高层降临,震动整个西陵城。

     当所有人都在猜测破山宗的高手是否要对那个妖异青年出手时,却有人看到破山宗的宗主面对那个妖异青年时,毕恭毕敬!

     于是,整个西陵城再次震动,所有人都震撼莫名,开始猜测妖异青年的来历。

     有人说妖异青年是实力达到化境的隐士大能,有人说是圣人之子,神之后裔,也有人听到一些风声,猜测可能是上古强者。

     众说纷纭。

     唯独李漠等少数几人知道,妖异青年是西陵神山后人,是太古时期封印沉睡下来的妖孽人物。

     “多则十年,少则三年,太古万族将重临大地!”

     李漠回到学院后,与王鼎天相见,了解到这个消息。

     果然,在随后的一个月里,各地不断传来太古强族后人出世的消息。

     这些太古强族后人的提前出世,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天地将变,大世来临!

     于是,人族人心惶惶,担心出现灭族之日。毕竟,在太古时代,人族只是一个几近沦为奴隶的弱小种族。如今万族重临大地,会不会让主宰大地近十万年的人族跌落神坛,重蹈太古时代悲惨覆辙?

     李漠也心里茫然,不知将来如何。但是他并没有懈怠修炼,反而是更加努力刻苦。

     大世也意味着乱世,在乱世中求存,唯有强大的实力。

     他利用在灵域获得的积分,换取到许多修炼资源,疯狂地苦修。

     几乎压榨性的苦修,换来的结果是实力突飞猛进。仅半年时间,他就把剩下的六枚能量种子升级,惊雷拳和神风步大成,实力也突破到真元境中期。

     真元境中期又叫融元,是要把丹田中的真元融入四肢百骸,与皮肉筋骨相融,向灵体迈进。这样一来,武者的身体容纳的真元总量就大大增加,而且力量也会提升。

     李漠修炼的太始真解,第一重是封元,首先要在体内开辟九个印槽,然后历经九次运功,每一次运功都将丹田中的真元全部压缩,凝成一个太始武印,填入印槽中,直到九个印槽圆满。

     这样一来,一个太始武印内封存的真元,就相当于一个李漠体内的真元总量。九个太始武印,就是九个李漠。这样的叠加战力,是非常恐怖的。

     太始真解的封元,比普通的融元更进一步。

     如今,李漠已经凝结出四个武印,全力爆发,战力惊人。

     李漠很清楚,一味的闭门造车,追求境界上的突破,对自己并没有多少好处。

     于是,四个月前,他离开西陵学院,外出历练。

     四个月时间,他去了很多地方,走过很多穷山恶水,经历过许多次生死厮杀,将新学到的武技融会贯通。

     而在这段时间,大陆各地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天才辈出,群星闪耀,一个辉煌灿烂的大世即将来临。

     也就在这时候,李漠收到王鼎天的传讯,让他速速赶回西陵学院。

     “少侠,第一次来卧龙镇?”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清晰落入李漠耳中。

     李漠闻声看去,只见客栈右侧的墙角下,蹲着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他双手插袖,衣着单薄,在风雪中瑟瑟发抖,满头黑白杂乱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粘着许多雪花。

     他面向李漠,面黄肌瘦,眼眶处,空洞无物,眼珠子被挖掉了。

     李漠看着老者的容貌,不知为何,心里有个地方被一下子紧紧揪住。

     “老人家,这天寒地冻,风雪交加的,你不回家怎地在这里?”李漠走近两步,看着老者空洞的眼眶,问道。

     “家?没有喽。”老者侧了侧头,咧嘴一笑,道:“听少侠口音,不似本地人。应该是出门历练,到此探险寻宝的吧。”

     “我路过此地。”李漠道。

     “哦,老夫知道此地有一处秘密宝地,不知少侠是否有兴趣?”老者神秘地道,“你别急着拒绝,不如少侠请老夫喝一碗“龙饮醉”,待老夫满满细说。”

     “龙饮醉?”李漠不解地道。

     “就是来福客栈最好的一种酒。”老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好,我就请老人家进去喝一杯。”李漠道。

     “如此甚好!”老者一听,脸上露出喜色,麻利地站起来,拾阶而上,伸手掀开客栈用来挡风雪的厚重门帘子,举步走了进去,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瞎子。

     李漠愣了愣,随后跟了上去。

     客栈里只有三两桌客人,正在围炉涮火锅。柜台里面,站着一个老掌柜,五十上下年纪,长相朴实。

     一个十八九岁的伙计迎上来,一看瞎眼老者,顿时哟了一声,随后目光落在李漠身上,笑着对瞎眼老者道:“张爷,您又忽悠到请客的人啦?厉害,这回又是神龙宝窟?还是有新故事呀?”

     那几桌食客似乎都认识瞎子老者,听到伙计的打趣话语,都面带笑意地朝瞎子老者和李漠看过来,并无恶意。

     “去去去,你懂什么,井底之蛙,赶紧把龙饮醉拿上来,要两坛,再来三个好菜。”瞎子老者抬手驱赶伙计,回头对李漠笑道:“别听他瞎说,来来来,坐下听老夫与你细说。”

     伙计见李漠器宇不凡,不敢得罪,急忙赔笑道:“这位少侠别介意,小的跟张爷开玩笑的,您请坐,小的这就去吩咐厨房开火烧菜。”

     李漠笑了笑,没有在意。

     不多时,酒菜上桌,瞎子老者开始大快朵颐,一点也不觉得生分。

     李漠并不饿,吃了几口菜,酒却喝了不少。这种名为龙饮醉的酒很烈,适合这个时候喝,驱寒暖胃。

     吃饱喝足过后,瞎子老者真的开始给李漠讲神龙宝窟的故事。大体是说卧龙镇附近有一个神龙宝窟,里面有数之不尽的宝物,得之即可飞黄腾达,甚至可以修成绝世神功,雄霸一方。

     李漠安静地听完,没有说不信,也没有说信。他请瞎子老者喝酒,并不是对瞎子老者口中的神龙宝窟感兴趣。

     “老人家,很感谢你跟我分享这个秘密,不过我有急事要去处理,匆匆路过此地,实在无暇分身,日后我再来此地,一定会跟老人家去探访那神龙宝窟。”李漠起身,准备告辞。

     “你不信老夫说的话?”瞎子老者用空洞的眼眶“望”李漠。

     “老人家莫要误会,我确实是有要事去办,无暇分身。”李漠摇头道。

     瞎子老者沉默,随后神色一正,道:“敢问少侠,可是要回西陵学院?”

     李漠一怔,吃惊地道:“老人家怎么知道我要回西陵学院?”

     瞎子老者正襟危坐,没有说话。

     李漠再次大量瞎子老者,确定对方身上没有一丝真元波动,只是一个普通老人。

     他很好奇,这个老人到底怎么知道自己的去向的。

     他略微沉吟,重新坐下来,道:“老人家知道西陵学院?”

     瞎子老者哼了一声,道:“天地大变,太古万族重临大地,古族后人相继出世,如今的南域,最为耀眼的古族后人,就数西陵神山的皇无极、天妖山的妖空以及巫神岭的百里月。这三者中,又以皇无极最强,因为三日前的漠云山一战,皇无极力压群雄。如今,西陵神山可谓是无人不知,而据说,皇无极就是住在西陵学院里。”

     闻言,李漠心里震惊。

     三日前漠云山那场古族年轻天骄的会武,他还是从王鼎天的传讯中才得知,眼前这个瞎眼老者,怎么知道的?

     这个瞎眼老者,绝对不简单!

     可是无论他怎么探查,都无法从瞎眼老者身上发现有修武的气息。

     难道是一个高人,实力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化境?

     李漠心里惊疑不定,越加觉得这个瞎眼老者神秘不可测。

     “前辈跟晚辈说这些,意欲何为?”李漠想了想道。

     “老夫也就随便说说。”孰料,瞎眼老者撇撇嘴,很无所谓地道:“天地再怎么变,也跟老夫无关,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

     李漠有些发愣,装完神秘莫测后就故意吊人胃口?这比说书人还说书人呐。瞎眼老者脾气古怪,不按常理出牌,他捉摸不透。

     “如此,晚辈就先告辞了,后会有期!”李漠起身告辞,他的时间紧迫,必须尽快赶回西陵学院,打算日后再来卧龙镇一探究竟。

     “嗯,去吧,等你厉害些再来。”瞎眼老者挥挥手,算是告别。

     厉害些再来?难道这个瞎眼老者能够看透我的境界?

     要知道,因为鸿蒙道心的缘故,即便是王鼎天,都没法洞悉他的境界。

     这位前辈,好神秘!

     李漠心里想着,然后起身离去。

     “一角天妖圣物,半缕鸿蒙之气,身负大气运,也许他有一丝可能......可是,为何老夫所见,其身后一片混沌,奇怪......”直到李漠离去许久,瞎眼老者才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

     直到伙计打趣的声音传来:“张爷,你发什么愣呀,不会又在合计着怎么忽悠下一个请客的倒霉鬼吧?”

     他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这是最后一个了。”

     伙计一怔,随即一脸不信地笑道:“谁信呐。”

     他哈哈一笑,道了声“是啊,谁信呐”,然后抱起李漠那一个喝剩下大半坛酒的酒坛子,起身慢腾腾地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