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李红衣
    哗啦啦——

     李漠从木桶里长身而起,身上挂着的药液成条滑落,激荡起一片水珠。

     整整两日一夜,他连续泡了两桶药液,体内的精气才完全恢复。这让他一阵后怕,贸然之下以精气凝结武印,差点让他吃了大亏。

     换了一身干净衣物,李漠盘腿坐在床上,一翻内视,发现神泉与幽府之间出现了一条若隐若无的细线,这是经脉的雏形,假以时日,当这条经脉彻底凝实,直通幽府时,他就进入凝脉中期。

     特别留意了一下神泉上方的那个武印,发现其中蕴含着一股让他心悸的能量,犹如沉默的火山,一旦爆发,将会十分惊人。

     “不知施展出这个武印,会有多强……”李漠跃跃欲试。

     早在先前他吞服化魔草,使得淬体境达到极致时,他的肉身力量就达到了两万斤,如今经过鸿蒙道心神秘力量的重新淬炼,他估计自己的肉身力量隐隐翻了一倍,达到了四万斤,若是施展出神泉上方的武印,结果怕是还要翻一倍。

     “一击之下,八万斤力,简直不可思议。如今若是再对上李剑辰,我有信心一拳将其击败!”李漠感受着强大的力量,自然而然地透出一股绝对的自信。

     想起李剑辰,想起李家,他心中就升起一股仇恨的怒火。

     他的父亲叫李九阳,曾是李家上一辈最杰出的天才。其天资直追两百年前开创李家辉煌的那位先祖,年仅四十岁就突破到元丹中期,成为李家最强者,与西陵城其他三个修武家族的最强者平起平坐,甚至有望在二十年内突破到元丹后期,成为与城主一样的人物。

     李漠从小到大,都十分崇拜父亲,以有这样一个强大的父亲为荣,甚至期望着自己能有一天追赶上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强大的武者。

     可是,这一切,都在五年前改变了。

     那时,李漠年仅十岁。很多事情他还懵懂,只知道有一天父亲外出,却迟迟未归。后来就传回父亲勾结妖族,残害人族的消息。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打碎了李漠从小到大的美梦。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再次粉碎了他的坚持与信仰。

     城主大人亲自带回消息,他的父亲与妖族为伴,对人族强者出手,最终被击杀了。

     从那一天起,李漠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李家的所有人都对他冷眼相看,处处排挤他,他就像是一条可怜的狗,在李家的屋檐下苟延残喘。

     八个月前,李剑辰以他父亲的事刺激他,逼他比武,当时才刚刚踏入淬体后期的他岂是已经凝脉中期的李剑辰的对手,他被打得重伤殆死,为了报仇,他吞服了父亲藏在家里的化魔草,孰料却差点毁了自己的武道之路。

     也就是那时候,通伯出现了,持着他父母的信物,自称是他母亲的仆人,受他母亲所托,前来保护他。

     从通伯的口中,他得知父亲是被人陷害污蔑的,罪魁祸首就是李家的人。当然,这其中牵扯到种种,通伯也不全清楚,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是李家的人污蔑陷害了他的父亲,这是不共戴天之仇。

     “李家,终有一天,我会以血与骨,向你们讨还属于我父亲的一切!”李漠握紧了拳头。

     压下心头的怒火,腹中一阵饥饿感传来,想起这三天不曾吃过东西,便走出房间,打算弄点吃的。

     这时候,院门外却传来一阵吵闹声,听声音,有一人赫然就是刘青竹。

     “是谁让刘青竹发这么大火了?”李漠狐疑地走过去,打开了远门,便看到刘青竹俏脸寒霜,像是炸毛的母鸡,正恶狠狠地瞪着一个红衣少女,红衣少女似乎也动了真怒,凤眼圆瞪,怒气冲冲,在红衣少女身旁,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此人倒像是个看客,气定神闲,衣服置身事外的样子。

     看到这两人,李漠一怔,神色有些古怪。

     他认识这两人,红衣少女叫李红衣,李家人,从辈分上算是他的堂姐,比他大两岁,因为自幼丧父,被他的父亲李九阳收养,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李红衣天赋资质都很出众,在那一辈李家弟子中,算是天才人物。两年前考入西陵学院,被院长相中,收为记名弟子,如今是西陵学院的风云人物,不同于他的遭遇,李红衣在李家十分受宠,地位很高。

     白衣少年叫王若水,众人皆知,他是西陵学院院长王天奇的独子,也是西陵城少城主。

     自从李九阳出事以后,西陵城还有人愿意跟李漠走近的,就只有这两人了。

     此时,门外三人都看到了李漠,王若水微微一笑示意,李红衣凤眼一凝,眼里有关切和担忧,唯有刘青竹嘟起小嘴,黑着脸气冲冲地走过来,怨气冲天地瞪着李漠,审犯人一般问道:“李漠,你说,这两个是什么人,尤其是这个恶毒的女人,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说跟你十分密切,根本不是我能比的?”

     李漠有些发愣,不知道两个女孩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听着刘青竹的话语中,有股淡淡的醋意啊?

     “他们是我的朋友。”李漠解释道。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刘青竹斜眼审视李漠,眼里有警惕之色。

     “你怎么了?你跟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李漠皱眉问,他完全想不出这素未谋面的两人会有什么不可协调的矛盾。

     “没什么误会,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女人罢了。”李红衣冷冷地说着,举步从李漠身边走过,走进小院里。

     “你说谁是无理取闹的小人?你把话说清楚!”刘青竹美目一瞪,一把推开李漠,凶巴巴地追了进去。

     李漠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转头看向笑眯眯的王若水。

     王若水神秘一笑,伸手拍了拍李漠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意味深长地道:“别装了,大家都懂,嗯,这姑娘不错,性子野中带豪气,不错,不错。”

     李漠无语问苍天,汗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嘭!嘭!

     听到里面的声响,他心里一阵叫苦,这才转眼工夫,里面就打起来了?

     来不及凌乱,他赶忙走进去,果然看到两女打起来,不过仅几息工夫,刘青竹就落败了,像是个斗败的公鸡,气急败坏,却怒气冲冲。

     “青竹,你没事吧?怎么就动手了呢。”李漠急忙上前劝架。

     “好你个李漠,由着外人来欺负我,哼,算我瞎了眼!”刘青竹一把推开李漠,将抱着大半截血参的手帕往地上的菜篮子里一扔,气冲冲地夺门而出。

     “青竹……”李漠想拉也拉不住。

     “别理她,心眼小,又莫名其妙,若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非得好好收拾她一番不可。”李红衣冷冷地道。

     李漠很清楚李红衣的性子,嫉恶如仇,说得出做得到,对谁都没有好言好语,在这一点上,王若水就深有体会。

     李漠在心里无奈轻叹,提着装着鸡蛋的菜篮子,请两人进屋喝茶。

     坐下后,李红衣直勾勾地盯着李漠,沉声道:“一年前,我外出历练,今日才回到,却听到你被人赶出了李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漠察觉到,李红衣的真元波动不稳,显然她此时心里很不平静,这让他心里一暖。

     “一些小事而已,反正我也早就不想在那里呆着了,离开倒好。”李漠摇摇头,这是他跟李剑辰以及那些污蔑陷害他父亲的那些李家人的恩怨,他不想把李红衣牵扯进来。

     “小事?”李红衣的声音陡然拔高,怒道:“被李剑辰打得重伤殆死是小事?还是吞服化魔草是小事?”

     李漠沉默不语,但是他心里很暖。

     “是不是有人逼你的,不管是谁,我都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李红衣的声音很沉,显然她的怒意已经濒临一个爆发点。

     李漠抬起头,看着李红衣,轻轻一笑,摇摇头,语气不重,但是很坚决,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态度,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我自会处理。”

     李红衣一怔,深深地看着李漠,似乎要重新认识这个从小相依为命,同样命运多舛的少年。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王若水突然摸着肚子,皱眉道:“哎哟,肚子好饿,喂,我说李漠,你不会就这么待客的吧,好歹我们也是大老远赶过来看你,你就只请我们喝茶?这也太没义气了。”

     闻言,李漠急忙站起来,道:“对不住啊,我这就去弄几个小菜,你们先坐一会。”

     李红衣站起来,道:“不用了,我还有事。”

     李漠停住脚步,看着李红衣,轻声道:“你很久没吃过我做的饭菜了吧,你不在的这两年,我的厨艺可是长进了不少。”

     闻言,李红衣浑身一紧,她看着李漠那张明明稚气未脱,却给人一种饱受沧桑的感觉的脸,心底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紧紧揪住一样,难受得很,藏在衣袖下双手,握紧了拳头,由于用力过猛,指节处都泛白了。

     王若水察觉到她的异常,急忙上前拉着她坐下,笑道:“什么事也不急这一时半会,我是真饿了,吃完再走嘛。”

     李红衣瞪了他一眼,没有坚持要走。

     王若水见状,急忙扭头对李漠道:“还傻愣着干嘛,赶紧去弄吃的呀,你想饿死我。”

     李漠咧嘴一笑,看了一眼李红衣,转身走进厨房,不多时,烟囱里就冒出了黑烟,菜油入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放开我。”李红衣甩开王若水的手,转身走到小院里,仰头望着蓝天,身体却微微颤抖起来。

     王若水轻叹一声,缓步走到李红衣身边,他偷偷看了一下,发现两行泪珠,正从李红衣的眼里悄然滑落。

     这一刻,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李红衣,此刻他身上没有了一点风流之气。

     良久,他耳边响起李红衣轻轻的声音:“曾经,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有一个男人给了我一双肩膀,给了我一片最美的天空,如今,有个人像我当年一样无助,可我却不能像那个男人一样,去给这个人肩膀和天空,我是不是很失败?”

     他摇摇头,道:“当你像当年那个男人一样强大的时候,我相信你一样可以的,不过,我认为,他可能并不需要你的守护和自责,我相信他可以独当一面的,雄鹰的后代,岂会是燕雀呢,你要做的,就是相信与支持他就可以了。”

     李红衣诧异地转头看着王若水,显然想不到这个大部分时间都在游戏人间的家伙竟然可以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

     正当她要对这个家伙有所改观的时候,却看到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副猪哥的嘴脸,猥琐地往自己身上凑过来,还笑眯眯地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帅?有没有被我感动了?要不要借你一双肩膀,我还有一双强劲的臂弯哇。”

     “滚!”她一巴掌扇过去,几乎要把那个猥琐的家伙拍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