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猜猜拳吧
    “会长,请手下留情。”二女同声道,脸上尽是焦虑之色,看着使人不觉怜悯起来。

     “自然。老夫并无伤害他的意思,只是他来我幽龙会闹事,不显点真功夫,怕是难以服众。”

     “所谓不知者无罪,刘大哥救人心切,实属无意冒犯贵会众位侠士,会长宽宏大量,还请高抬贵手,小女子必定感激不尽。”洛溪谦礼点头道。

     “不可。倘若人人皆来我幽龙会闹事,事后一句不知者无罪便就了事,我幽龙会如何立规,日后更是难以在江湖上立足了。”堂中上前一步,意正严明道。

     “堂长老说的甚是。洛少女侠好生令我为难,不如这样,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倘若他能赢的了老夫,这便让他走,又有何难?”幽宏泰道。

     洛溪心道:“早就耳闻幽大会长甚喜游玩嬉戏,今日倘若不是亲耳听见,还真是难以令人相信是真是假。”

     “你要如何个玩法,我陪你便是,只是希望你不要为难我家两位妹子。”刘峰凛然道。

     “那是自然。老夫一生从不欺辱女流之辈,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跟老夫赌一赌。”

     “你尽管说罢。”

     “好,少年英雄。即是赌局便有输赢,豪情万丈之下,咱们何不玩个大的?倘若少英雄赢了,老夫恭送,且绝不为难你们任何一人,倘若要是你输了……”

     “我输了又如何?”刘峰稍有不安道。

     “倘若你输了,我便废你武功,断你四肢,使你终身成为废人。”

     幽宏泰眼神忽然露出几分肃杀之气,刘峰不觉大为震惊,心头抖了一抖,这可跟往常的他相之甚远。

     如若是从前,他并不畏惧,更不用说退缩,只是幽宏泰那道睥睨天下的眼神,实在使他无法心安,踌躇间,忽然退了两步。

     是的,他竟然畏惧到如此的程度,二女一见,惊愕不已,实已知道刘峰再强也无法在幽宏泰手底下交出十招,倘若是以武比输赢,刘峰必输无疑了。

     “幽大会长救我们于为难之中,连日来对我等照料有加,看得出来,实无恶意,只是刘大哥今日贸然前来,触怒了幽大会长,这场赌局,若是以武相斗,这可是对刘大哥大大的不利吖。刘大哥于我有恩,我决计不能让会长伤了他分毫,即使是以命抵命,我也要在所不辞。“洛溪心道。

     “没有师兄,我什么也做不了,到头来也救不了父亲和镖局里的每个人,与其苟且偷生,倒不如死个痛快,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想个万全之策助师兄脱身。”云彤心道。

     “哈哈哈哈……老夫从不以大欺小,放心罢!既然要赌,就必须得公平,老夫平生最痛恨的便是不守规则之人,所以老夫绝不会以武相邀。”

     幽宏泰似乎看出了洛溪的想法,同时,他也说的很明白,倘若刘峰不守规则,将有生命之危险。

     “这下糟糕了,似乎帮了倒忙。不过刘大哥正人君子,倒也不会旁敲侧击,如要公平比试,刘大哥聪慧过人,还是有几分胜算的。”洛溪心道。

     只是刘峰好生奇怪,不觉又退了两步。

     “除了比武,我师兄一概不输与你,说吧,调皮会长,要比什么?”

     “不得无礼。”堂中斥道。

     云彤瘪着小嘴,幽宏泰拂袖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夫就喜欢这种小姑娘。”

     转瞬间,幽宏泰脸上掠过一瞬悲伤,堂中一看,心里大震,知道此时此刻,不宜想起过往伤心往事,旋即道:“请会长定下游戏规则。”

     刘峰三人一听堂中如此说罢,大为紧张,均想道:“不知会是什么赌局?如何是好呢?”

     幽宏泰晃过神来,只笑了笑道:“咱们猜拳,三局两胜定输赢罢。”

     三人一听,尽皆大吃一惊,这也未免太过儿戏了。

     “太雷人了。”云彤心道。

     堂中忽然大笑,道:“好啊!这才是我们会长的风格。”

     刘峰抹了一把汗,转而开颜笑道:“来便来吧,谁怕谁!”

     “剪刀石头布,开。”刘峰幽宏泰两人同时声响,出手。

     刘峰出拳,幽宏泰出剪刀,第一局是刘峰赢了。

     三人喜悦无比,刘峰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说到运气我最在行了。”

     “好啊。接下来只怕你没那么好运气了。”

     “剪刀石头布,开。”

     “哎呀!输了,”云彤大失所望道。

     刘峰出的是布,而幽宏泰出的却是剪刀,所以这第二局是幽宏泰赢了。

     “如此一来,一胜一负便又回到了原点,看来只能一局定输赢了。”洛溪道。

     “看来你的运气也不是很好。”幽宏泰忽然笑道。

     刘峰额头已沁出汗珠,断断续续道:“鹿……鹿死谁手还没知。”

     “师兄说的是。”云彤道。

     “小姑娘有所不知,我们会长这个游戏已玩过不下三十余次,从未输过一次,看来这第三局也是我们会长赢了。”

     “什么?”刘峰、云彤与洛溪忽然同时惊愕道。

     “莫非你会使妖术不成,这也太邪门了。”刘峰难以置信道。

     “哈哈哈哈……也许老夫运气较好。”幽宏泰仍是笑着。

     “幽大会长不说,想必是另有隐情吧,只是如此一来,刘大哥必输无疑了,倘若幽大会长真的使了什么我们并不识得的奇功,这是否真的公平了呢?请会长明示。”洛溪盈声道。

     “这……,其中是有些难以言明之情,不过老夫断然没有僭越游戏的规矩,请洛少女侠相信老夫。”

     ……

     三人不知如何是好,局面僵住,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

     “倘若老夫破坏了游戏规矩,老夫自愿断了双臂,亲自恭送你们出了幽龙会,各位意下如何?”

     “幽大会长言重了。”洛溪转而对刘峰道:“刘大哥你尽力而为吧,请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会长伤到你的。”

     刘峰踌躇不决,忽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报。”

     “什么事?”堂中道。

     “少当家他……他……”

     “我儿怎么样了?”幽宏泰颇有几分失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