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高手如云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到幽龙会来闹事?”莫芜重龇牙怒目道。

     “禀法王,此人戴着头盔,穿着神秘,小人暂时辨认不出此人的来路?”

     幽宏泰坐在青阁台上,他的身旁依旧是两位护法长老。

     三人呈犄角之势,气息平稳而恢宏,就像远古的山脉下潺潺的分流,倏然,天地一闪,斗转星移,三道岔流忽地交织,将青阁台笼在岔道中,看着像坚不可摧的三重罗生门。

     幽宏泰闭目,微微一笑,他知道是谁来了,没有人可以躲着过他那双鹰钩的双目,和镰刀一样的耳朵。

     他不仅会千里传音功,还会千里窃音法,说起来,他的武功十分的邪门。

     他的来路身份,师承何处,连跟在他二十多年的两位护法长老也无法知悉,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

     犹记得当日,在铁兴会上,苍龙与万达所说的话,早已被幽宏泰窃取了,他们欲将洪威镖局灭门之事嫁祸给幽龙会,当然也早已让幽宏泰知道了。

     幽宏泰是什么人?怎么甘心做他人的替死鬼。

     “连武功路数也看不出来吗?”堂中盘问道。

     “此人武功使三分藏三分,一直没有使真功夫,确实看不出来。”

     “混账,还没使真功夫你们就倒下了?”堂中大喝道。

     那人一听,吓得脸色苍白,噗通一声跪倒地上。

     “有意思。”幽宏泰忽然笑道。

     “确实有意思。”追风也随之一笑。

     “有什么意思的?都被那些阉狗欺上门来了,不行,我去宰了他。”莫芜重愤怒的跺了几步脚,整个青阁台也微微一颤。

     “老四,且息怒,如此鲁莽,以后怎么当咱们幽龙会的法王。”厉刚厉声道。

     青阁台下,五人站为一列,他们是幽龙会的未来,精英中的精英。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他们,绝没有今天的幽龙会。

     为首的追风,是幽龙会的少当家,武力与智谋皆是万中无一,功勋更是无人匹敌,最重要的是,追风今年才十五岁,或许,天空才是他的极限。

     雷烁,四法王中的雷号法王,排号第一,号称幽龙会第一勇士,除了幽宏泰,至今没人见过其出手,据说,若论武功,连幽宏泰也要惧他三分。

     厉刚,四法王中的厉号法王,排号第二,性格严肃,不苟言笑,对下属极其严厉,被成为幽龙会第一魔鬼训练师。

     车魁子,四法王中的风号法王,排行第三,在追风出现之前,还真没有轻身之功能比他跑的更快的人。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车魁子与追风,必然会有一场无可避免的战斗,不为名而战,不为利而战,只为速度而战。

     莫芜重,四法王中的行号法王,排号第四,为人鲁莽,易冲动,有人甚至怀疑他是怎么当上的法王之位。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特别耐打,起码这也是一种优势。

     大厅忽然变得诡异,阵风掠过,所有的目光都聚在一个人的身上。

     雷烁,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一声不哼的拧头就走了。

     他要干什么?

     “太不给会长面子了吧!”有人心里道。

     “雷烁要造反了吗?”也有人心里道。

     “我来幽龙会已三年了,还没见过雷法出手呢?莫非他要亲自出马,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闹事者吗?那样的话,可就精彩了。”有人心里竟十分的期待。

     每一种目光都有一种想法,却似乎没有一种想法是对的。

     起码雷烁不是这样想的,幽宏泰也不是这样想的。

     “要走了吗?”幽宏泰忽然睁开眼,严肃了起来。

     雷烁全身已被包裹的严严实实,黑色的斗篷下,唯剩下一双黑色的眼睛,黑色的眼睛却折射出凌厉的寒芒。

     这道寒芒细如发线,没有人能看得见,但所有人都在他支配的恐惧中活着,或者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他已在万军丛中取了敌将首级。

     如果青阁台上坐着的是雷烁眼中的敌将,那么他一定死了,但幽宏泰不会,因为他是幽宏泰,只有幽宏泰才看得懂那双眼睛里面的故事。

     连追风也已感到这股寒芒下恐怖的力量,就像野兽一样被盯着,这种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忽然,寒芒与剑光相触,天空忽然爆开,数十名的盔甲铁兵纷纷摔倒。

     发生了什么事?

     烟尘消散,雷烁已不见了踪影。

     天姬剑,在空中横亘,追风脸上平添了几滴汗珠。

     “这是要做什么?”堂中疑惑道。

     追风心里极其的复杂,莫非自己的事迹已败露?莫非雷烁是给自己警告?莫非……

     天姬剑忽然回到了追风的手中。

     “哈哈哈哈……”幽宏泰大笑一声。

     “雷烁不过是想试下风儿的武功而已,大家不要惊慌。”幽宏泰接着道。

     “禀会长,洛铁男女侠竟然跑出去跟敌人打起来了。”有人禀告道。

     “有好戏看了。”车魁子狡黠的笑了一声。

     “这女娃怎么也掺和进来了?”堂中斥道。

     “好好好。走,咱们一起去看看。”幽宏泰笑道。

     一干人浩浩荡荡的朝东门方向去了。

     话说这洛铁男果然不是难得住寂寞的女子,一听到有人来闹事,二话不说便冲了过去,看来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

     幽龙会东们确实有两人打了起来。

     一个是洛铁男无疑,另一个果然戴着头盔,只是所谓的穿着神秘有点令众人大笑不已了。

     因为那人穿着的竟然是一件猴皮大衣,行为举止活似一泼猴。

     “你这叼猴,吃我一剑。”

     洛铁男挺剑刺了过去,那人果真猴子上树,借着轻身之功,在空中连蹦带跳,忽然窜到洛铁男身后,一拳过来,洛铁男显然要倒下。

     那人只是轻笑一声:“泼猴要挠人了。”

     只见那人拳头转为利爪,在洛铁男脸上轻轻一滑,便纵身回倒了。

     “这叫猴子耍宝,好玩。”那人拍手着地笑道。

     洛铁男气的直咬牙,左一剑急刺,右一剑横挑,看着气势凌人,实则全无章法。

     或许此刻,她只想把眼前的这只猴子剥皮抽筋了吧。

     幽宏泰看的兴起,不觉拍手笑道:“洛女侠好武功,来来来,我们给洛女侠提提气。”

     洛铁男顿时就来劲了。

     可怜的陈武,打也不是,逃也不是。

     “要不是少当家吩咐,我才不要扮这猴子呢?可热死我了。”

     陈武无奈道,只是他如何也想不明白洛铁男怎么帮起幽龙会的人来了,莫非洛铁男被敌人使迷魂药迷住了?

     陈武险些露出马脚,幸好他立时想起刘峰所说的话。

     “无论如何,也要拖住敌人,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千万不可力敌,待我潜进入他们内腹,查个明白。”

     所以,陈武及时的收住,没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洛铁男知道。

     “以她的性格,非露馅不可。”陈武心里念道。

     陈武把心一横,飞拳一招,洛铁男登时摔飞出去。

     洛铁男挣扎了数下,当觉浑身酸痛,起不了身子,原来陈武已在收招之时,顺便封住了她左下肋道。

     陈武心里亏欠道:“对不住了洛女侠,日后陈武自当向你赔礼道歉”

     白光一闪,追风忽已飞掠下来,洛铁男随后也被几名喽啰抬了上去。

     陈武一见到追风羸弱的身子下,竟透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如何也笑不出声来。

     陈武额头忽然泛起一道黑云,这是一道凶兆,或许是命运在作祟,有些人如何也逃不过死神的诅咒,陈武当然也不会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