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一举三得
    “是的,我总算还是来了,一路上确实不容易啊。”追风道。

     “能来到这里就已不错了,起码一切都在为夫意料之中。”幽宏泰怡然道。

     彼时,幽宏泰虽是铁兴会阶下之囚,但他眉宇间却有一道鸿鹄齐飞之瑞,紫气东来,哪里像是他人的俘虏。

     看来,铁兴会上下没人敢动幽宏泰分毫,事实也的确如此。

     “孩儿姗姗来迟,父亲您受罪了。”

     追风半膝着地,躬身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其实,追风不至于这层关系还想不通,只是礼数终究免不了。

     幽宏泰站起身来,气宇轩昂。

     “边走边说。”幽宏泰道。

     “是。”

     “父亲,你这一手棋子下的既险又巧,孩儿险些没了性命。”追风随在幽宏泰身后,幽幽的道。

     “哈哈哈哈……”幽宏泰先是一阵大笑,似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得意,尔后,意味深长的问道:“这才有意思。风儿,你可知为夫的用意?”

     他的眼睛何其深邃,不时的跳动,就像有个东西在你眼前,当你伸出双手扑捉的时候,他却消失不见了。

     追风不禁肃然起敬,许久才应声道:“孩儿愚昧。”

     幽宏泰大笑,道:“说罢!别人也许不知,我儿一定看得出,否则现在,风儿你也不会出现这里了。”

     追风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这股压力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可他心里就是莫名的不安。

     也许,这股压力实在太强大,强大到令人心里焦躁,无法安定。

     “孩儿姑且斗胆猜测一二。”追风道。

     “猜,一定要大胆的猜,为夫就是喜欢有想法的人,否则,一个人玩就太孤独,太没意思了。”

     幽宏泰忽然转身,看着追风,沉着气道:“孤独的滋味可不好受啊!风儿,你是孤独的常客吧。”

     追风忽然一惊,自己都是一个人,孤独肯定是有的,可是幽宏泰此时说的这句话究竟何为用意?追风一下子确实想不明白,却又不敢多加揣摩。

     追风依旧镇定,脑海闪动,不缓不急的说道:“父亲说的是。像您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普通人当然无法瞻望,能与你齐名的人终究不多。依孩儿看来,没有人能跟得上您的足智多谋。如此一来,是多少有些孤独的,如果不自我找些乐子,一定闷得慌。”

     追风确实很聪明,不仅迎合了幽宏泰一番,最主要的是,一下子便把问题抛回到幽宏泰身上了。

     “确实闷得慌,所以才要出来走走啊,透透气,解解闷,要不然为父可要发霉了。”幽宏泰笑了笑。

     忽然,幽宏泰转而道:“调皮了哈,话题可不许转移,你知道为父的性格,可不许蒙混过关,说说吧,你可知道为父此行的用意。”

     “是。”

     追风接着道:“追风入会时间并不很长,却深得父亲信任怜爱,会内兄弟前辈们自然对我有些成见,这无可厚非。能有这般忠心耿耿的门徒,是父亲之福,是幽龙会之福,孩儿该替父亲高兴才是。”

     幽宏泰欣然点头。

     追风道:“然而,也正因如此,问题才接踵而至了。”

     幽宏泰道:“不错,接着说。”

     追风道:“父亲您已决意收追风为义子,这个决定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倘若以您会长之威,执意立我为少当家,固然能成事,但父亲您思恤下属,不愿使诸位前辈难堪。可是怎么办呢?此时,正巧铁兴会的狗犊子深夜来袭,父亲您聪慧绝顶,故才借此机会考验孩儿一番。此番计谋,一举两得,实在是妙啊。”

     “好个一举两得。说来听听。”幽宏泰笑道。

     “一来,即可考验孩儿是否有真实本领担当少当家之位,二来,经过此番事情,亦可使诸位前辈不再对孩儿偏有成见。父亲用心良苦,孩儿实在难以报答。”

     忽听砰的一声,追风已跪了下来,普天之下,看来只有幽宏泰才能使追风折腰低眉了。

     “确实不错。我儿既然能单枪匹马来到此地,功夫与谋略的本领确实十分了得,为夫尤为欣慰。经此一役,回去之后,风儿你独闯铁兴会救夫之事必定在会内传开,届时,堂中老头便不会再说什么了,会内弟兄更不会有谁敢异议了?”幽宏泰道。

     “是的。”追风点头。

     “不过呢,还有一件事,风儿你却没有猜算出来,不是一举两得,而是一举三得才对。”幽宏泰道。

     “孩儿愚昧,请父亲明示。”

     追风没有吃惊,他知道能揣摩幽宏泰的心思一二,已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幽龙会上的诸位,有些人,比如堂中,已跟在他身边二十余年,却全然无法猜度其心思,单是这次事件,若非追风思想缜密,也无法窥得幽宏泰的想法。

     你可以说他老谋深算,也可说他老奸巨滑,但你永远无法猜测其心思。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跟多年未见的故友聊聊天而已。”幽宏泰解释道。

     “那您见到了吗?”追风疑惑道。

     “嗯,见到了,还是老样子。”幽宏泰忽然停顿了一下。

     “父亲,您怎么了?”追风急切道。

     “从此以后,武林看来又是多事之秋了。走罢,咱们回去了。”

     “是。”

     ………

     追风两人离开不久,刘峰便尾随而至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再说李圭领着手下追击纵火之人,大块头一看到李圭,火气就上来了,他知道追风让他埋伏在此,就是等候铁兴会的追兵,果不其然,第一拨敌人竟是李圭。

     大块头见状,齐刷刷的拉下蜘蛛线网,燃了火球,铺气锥竹,各式各样的陷阱齐出,李圭一干人等被打的措手不及,唯有落荒而逃。

     返回时,李圭正遇到从铁兴会逃出来的洛溪三人,所以才将火气撒在她们身上。

     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大家也都清楚了。

     正巧的是,追风和幽龙泰恰从铁兴会出来,路经此地。

     幽宏泰见到三女,起了怜悯之心,道:“风儿,救下她们,一同回去。”

     “是。”追风道。

     之后的事情便是大块头背着三名女子,跟在追风与幽宏泰身后,一同回到了幽龙会。

     洛溪、洛铁男与云彤三人在幽龙会里寄宿养伤,伤势并不算很严重,只是疲劳过度而已,很快就伤愈了,只是幽宏泰希望他们多留几天。

     “那就打扰了。”盛情之下,加上碍于情面和顾着洛铁男的伤情,洛溪也唯有如此回答了。

     幽龙会上下对追风可不同以往了,恭恭敬敬,信任有加,可以说,除了幽宏泰与堂中,在幽龙会,就属追风最有威望了。

     这一天,幽龙会忽然变得热闹起来,竟然有人前来闹事。

     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咱们随着洛铁男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