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陈武的过去
    李圭一言甫毕,随后两名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手拿着枷锁,正要给洛铁男套上。

     便在此时,一个黑色身影忽从树梢上掠了下来。

     快如闪电。

     树叶才刚落将下来,那道身影连同洛铁男早已消失百步之外。

     李圭脚步一动,欲追上去,突觉胸前闷闷发痛,原来是刚才跟洛铁男过招之时,受了些内伤。

     其实,即使李圭追击上去,也是白搭。

     那道身影快如鬼魅,他是追风少年,是世上跑的最快的主。

     从来没有人能追的上他。

     ……

     且说时间已悄然过去了两天,这天正午,明日当空,天色正好。

     刘峰眯了眯眼睛,醒了过来,众人欣喜之下,不得不赞叹洛严的医术果真是精湛无比。

     陈武一见刘峰醒转,这心窝中的欢喜,更是难以言喻:“少镖头你终于醒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可着急死我了。”

     此时,洛严正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正自冒气的汤药,显然是刚刚熬好的。

     洛严一见刘峰两只眼睛瞪的老大,立马把汤药端了过来,亲自一口一口的喂与刘峰嘴里。

     刘峰心感欣慰,两个漩涡般的笑靥浮现出来,感动道:“都说医者父母心,严大夫,您便是刘峰的再生父母啊。”

     洛严也是微微一笑。

     据洛严的说法,刘峰仍需四天的时间才能完全康复。

     前两天为服药期,后两天为静养期。

     刘峰服了两天药,自己辅以运功疗伤,到的第三日,伤势已全然好转。

     只不过洛严为人谨慎,唯恐刘峰伤情复发,不许刘峰动武。

     反观陈武,身子痒的已练了好几天的功夫。

     刘峰道:“陈大哥,这几日武功精进不少啊。”

     陈武道:“强敌如林,不努力修行,怕是大家在面前了,也救不了啊。”

     刘峰默然道:“大哥说的是,就一个方楚云竟这般棘手了,幕后一定还有更狠角色。”

     陈武一边打拳,一边说道:“所以才要勤加修练。”掌劲虎虎,内劲雄浑不少。

     陈武接着道:“少镖头,要来两段么?”

     刘峰直摇头,苦道:“我也这么想,但严大夫不许,我也不好令他为难。”

     陈武点了点头,这一拳上冲甚是厉害,连空气也被撕破,发出滋滋声响,旁人还看不出掌力发于何处,开往何处,却是实实在在的使将出来,刘峰心道其中必大有深意,只是忽然间却怎么也参悟不出。

     思考小会,忽然道:“大哥你这套掌法我看得出甚是厉害,只是怎地感觉缺了点甚么?对了,以前怎地没见你使过。”

     陈武使的正是“武卦掌”。

     陈武停了下来,看的前面有一张小圆桌,便道:“少镖头,咱们过去坐着谈,也好歇息一会。”

     两人分左右而坐。

     陈武抬头看着天空,仿佛仰望着过去一般,长吁一口气,幽幽的道:“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当时比少镖头还要小几岁。那时候,我在八卦门也是小有名气,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我师傅傲世天是八卦门的掌门人,师兄弟们对我也算是尊敬。但是,好景不长,就在我刚被师傅列为入室弟子的时候,我遇到了这一生都想不到的事。”

     刘峰脸上少有的惊讶之情,也显露了出来,他从未想过陈武身上还会有这些事

     。

     这是甚么事?刘峰非常的好奇,他侧着耳,贴了过去。

     陈武叹了口气,脸上有点呆滞,也有点惊讶,但,更多的是愤怒。

     他咬着牙,嗔着目,眦着嘴,恶狠狠的道:“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是他,毁了我的一切。”

     刘峰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他很少叫陈武发怒,这对刘峰来说,可算是地震级别的事了。

     刘峰好奇道:“谁?”

     陈武眼中流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杀气,这杀气,足以秒杀一群人。

     “我的大师哥。”

     “你的大师哥?”刘峰几欲叫出声来。

     陈武忽然大骂道:“就是这该死的滚蛋,狗卵羊巢的不是人。”

     “这其中一定有甚么惊为天人的,不可告人的故事。”刘峰心道。

     陈武静了下来,眼神变得迷离。

     “师傅本来十分看好我,打算传授我八卦门最强的武功,也就是我刚才打的那一套掌法“武卦掌”。”

     刘峰诧道:“这不是很好么?”

     陈武道:“本来是好事,后来便成了坏事。”

     陈武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使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一天。

     “那一天,我正熟睡中,我大师哥跑来叫醒我,他给了我一本武功秘籍,那是我梦寐以求都像得到的东西。”

     刘峰似乎已经知道了是甚么东西,他点了点头。

     陈武继续道:“师兄说‘师弟,恭喜你了,师傅让我拿来给你的,你看。’

     ”我们的感情非常好,并非兄弟,亲如兄弟!”

     “我一看是武卦掌的修练秘籍,兴奋的连连跳了起来,哪里还理会师兄说的是真是假,况且,我又如何想得到师兄竟会残害我。”

     陈武咬牙切齿。

     悲剧也悄然而至。

     “就在第三日,我大师哥竟然跑去告诉师傅,说我偷了秘籍,偷学本门最高武功‘武卦掌’。”

     偷学本门最高的武功秘籍,这意味着甚么,可想而知。

     意味着陈武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挑断筋骨,然后逐出师门。

     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他将离开他的师傅,终身无法返回八卦门。

     陈武将要如何面对他的师傅,和诸位师兄弟。

     杀死一个人,远不如使他身败名裂,失去最亲的人的信任,来的更加痛苦。

     这无疑是最恨的阴招。

     刘峰怔住了。

     “真是毒辣!”

     刘峰脱口而出。

     陈武道:我师傅说:‘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狡辩。’把我抓了起来。”

     确实,陈武无法狡辩。

     忠厚老实的他,永远也玩不起如此毒辣的阴招。

     但是,他知道,他决不能死。

     陈武忽由愤怒变为感伤,道:“师傅让我死,我本也不敢苟命,只是我这一死,让那恶人逍遥快活去了,非但我的罪,更会败坏师傅老人家的名声。”

     “即是死,我也要跟他同归于尽。”这是陈武当时的想法。

     陈武太年轻了,年轻就容易冲动,冲动就容易做蠢事。

     “我看到那贼子,火气一恼,一掌径向过去,直要他命。师傅登时对我满是怨恨,大声厉道:‘孽畜,偷练武功不止,还要伤人性命,这等劣迹,实在难以饶恕,从这一刻起,你便不再是我门下弟子,咱们师徒恩断义绝。’我本想解释,可那贼子竟立时扑倒在地,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武功本就比我强上许多。其他师兄弟一看,顷刻便要取我性命。我自知自己已然无法解释清楚,要么等着被师兄弟乱掌打死,要么就是逃走。”

     陈武叹了口气,低下头颅,断断续续的道:“我……我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