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征程再起
    刘峰盯着陈武,瞧着他不甘的目光下,有些余怒,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猜想不出陈武选择的是后者。

     正如陈武所言,他没有退路,也没得选择。

     刘峰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陈大哥,你不必气馁。”

     刘峰并不打算深究,陈武也并不打算往说下。

     陈武,他真的累了,他需要一处极隐秘而安静的地方。

     一个人静静的躺着,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一个人思考,一个人说话,一个人练功。

     他并不孤独,孤独也并不属于他,他将在漫漫的长路上与孤独同行。

     黄昏已过,金灿灿的夜色洒落,大地一片安宁。

     用过晚饭,天色尚早,洛明德挽下了刘峰,他似乎有话要单独跟刘峰讲。

     他坐在木椅上,眸子露出担忧的神色。

     本来,他该是开心的。

     如同往年,他将收到村子里所有人的祝福,这也是一名老人,最隆重的盛宴。

     洛明德的忧伤,并非出自他个人原因,这恰是所有老人所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

     败退的躯壳,支撑不住成熟的心智,老人的现况就像小孩。

     他们是一群比孩子更独孤的孩子,如果说,年青一辈有耐心照料小孩的时候,那就更应该有加倍的耐心照料老人。

     因为在你很小的时候,他就是最有耐心照顾你的人。

     大伟窑的老母鸡,严大夫熬的补脑回神汤,洛铁男酿的香醇美酒,洛溪亲手制作的檀木棋盘......

     棋盘极其的精致,是洛溪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精工细雕,呕心沥血才得以完成的。

     他在棋盘上每下一子,都仿佛指点江山,那种畅快淋漓之感,只有博弈的两人才能领会。

     他还欠一名弈手。

     ‘他’也要回来了。

     ‘他’跟他亦师亦友,‘他’更像他的儿子,‘他’一年只回洛家村一次,仅仅只是这一次。

     除了洛明德之外,别无他人知道。

     刘峰当然也不知道,但是,他却懂得洛明德此时眼里的忧伤。

     因为刘峰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种能力,一种从别人眼里摄取信息的能力。

     “村长,您放心吧!我定会找到洛溪妹妹和铁男,安全带回洛家村。”

     刘峰的话似乎有一种神奇的感染力,洛明德竟然笑了,他笑的很安详,眼里的担忧也随之烟消云散。

     洛明德信任刘峰,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了什么,这种信任,就想看着‘他’一样。

     洛明德顿了一下,许久才笑道:“刘少侠,你很聪明,你更是一个好人。”

     好人?甚么样的人才是好人?这个问题即简单也深奥,很少有人去思考。

     刘峰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正因为他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以至于后来,他都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好人和坏人确实是很难评判的,因为评判的标准本来就模棱两可,无法统一。

     “不怕村长见笑。其实刘峰并不懂什么是好人和坏人,刘峰做事情,很多时候都是随着性子行事的。”

     刘峰说的确实是事实,因为洪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受洪奇的影响太大了。

     “随着性子?”洛明德好奇的问道。

     “是的。”刘峰点头。

     “是什么缘故,老朽倒很好奇。”

     在生活中,洛明德是个很严厉的人,村里的人都知道,也许跟他作为村长有关,但这丝毫不影响村民对他的热爱。

     他热爱村子,尤胜过村里的任何一人,他也许骂过大伟,骂过铁男,但他没骂过小孩。

     他也许会让村名做这个做那个,都是苦力活,可一旦村子真有危险,他总是敢为人先,宁为玉碎,也要保村民的周全。

     严厉的人,都很少对一些事感兴趣,特别是像他这种年纪的人,风浪都历经过了,尤为更少。

     何故他今天竟会如此感兴趣?

     他是一名老人,老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为子女的谈婚论嫁而操心。

     洛明德待洛溪如同己出,他虽老眼昏,但心不瞎,他也曾轰轰烈烈的爱过,他当然看得出洛溪的心思,他当然不愿自己的子女如同自己一样,临老遗憾。

     所以,他才借此试探刘峰。

     “朋友。”

     刘峰确实很聪明,他似乎看出了洛明德是在试探他的口风。

     爱情是含苞待放的花蕾,如同人的青春,最忌惮的莫过于还没绽出光华,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悄然而至,这种爱情薄如飞蛾的羽翼,美而艳,飘飘然,却经不住时光的洗涤。

     刘峰也有过小鹿乱撞的时候,是不是爱情,他也说不上来,但绝不是现在。

     眼下,镖局有难,很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他没想过为其它的事而分心。

     洛明德抬头望着刘峰,一霎那,流露出失落的表情,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的,他又笑了,而且,笑的更开心。

     “谋而后动,随心而为。”洛明德嘴里幽幽的念着,刘峰是听不到的,随后他又笑了起来:“后生可畏,妙啊……妙啊……”

     这是一个神奇的夜晚。

     刘峰回到了房间,他坐在卧榻下,思索着如何才能突破蒲兰法典第二层“炼气之道”。

     他绞尽了脑汁,亦是徒劳。

     猛然,他心血澎湃,他的气息跃动着,他的眼睛跳动着,他的内劲窜动着……

     他眼前一亮,仿佛遁入了空灵,成为了灵动的小精灵。

     山川之息,海洋之息,蓝天白云之息……

     凡是肉眼可见的,鼻子能闻的,大的,小的,仿佛全天下的气息,都被一股莫名的引力糅合在了一起,然后一股脑的涌进了他的体内。

     慢慢的,他的身子开始发出金黄色的耀光,那道光充满了怪异的能量,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

     刘峰渐渐浮现出各种异样,他成为小精灵的羽翼也开始振动。

     翱翔,飞过蓝天白云,飞过花花世界,异彩纷呈,他高兴极了。

     倏然,他跌入了万丈深渊,这确实糟糕透了。

     他嘶叫着,他的双手开始乱抓,双脚也跟着爬动。

     然而,当他睁开睡眼,看着自己犹如土鳖躺在床上之时,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原来只是一个梦。”这是刘峰笑声过后的第一反应。

     他缓缓的叹了口气,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有些失落。

     他低下头,突然跳了起来,他惊呆了。

     “能量没有消失!”

     那道耀光在他的体内,依然刺眼。

     这简直难以置信,他揉了揉眼睛,他仍然不相信,他给了自己一巴掌。

     疼痛,使人清醒。

     “这不是梦?”

     这当然不是梦,他糊里糊涂的就已突破了“炼气之道”。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常理无法解释,发生在刘峰体内的怪事,也无法解释。

     如此,是否就意味着刘峰体内的劲力变得深厚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恰恰相反,他体内的内劲是减少的。

     这是怎么回事?简直太令人费解了。

     其实,所谓的炼气,简单的说,就是萃取,将人体内所存之气,养化,提取,然后加以浓缩。

     也只有如此,人体的内劲才会越加精纯,使出的武功招式才更加的厚实无懈。

     蒲兰法典的修炼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这个过程,不可僭越,不可逆转,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修炼,方可修成,否则,就会真气逆转,脉络尽断,终身成为废人。

     然而,刘峰却是个例外,他的体质绝非常人,他自己也知道。

     他只是不明白他的体质为何异于常人?他曾经就思考过,他不明白的事还有很多,只是洪奇却没有跟他提起过,他每每发现异常追究的时候,洪奇也都封住了他的嘴。

     刘峰不是一个强人所难之人,更何况洪奇是他最尊敬的师傅,所以,他只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年复一年,他就习以为常了。

     转眼已是天明。清晨,一缕缕的阳光倾泻,抚摸着大地,温暖而惬意,百鸟逐莺,群芳争艳,人间一片繁荣昭景。

     刘峰拾起了行囊,昨夜的惊喜弥留不住今日的征程。

     离愁与悲喜交加,刘峰将踏上一条崭新的道路,面对着更强大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