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炎蹄
    且说那‘炎蹄’不知怎地,见了刘峰便如临大敌一般,龇牙咧嘴,气势汹汹。刘峰心有所忌,连退数步,岂知那蹄得理不依,双爪一张,便扑了上来。刘峰看的形势不妙,高高跃起,那蹄兀自撞在了空地上,登时地动山摇,烟尘滚滚。刘峰回头看时,但见那空地之上竟深陷出一块两丈来高的凹地来。

     刘峰怪道:“师公,这‘炎蹄’是怎么了?怎地又攻击我来?”

     雪逸真人笑道:“小蹄子在山顶待的忒也长久,无聊的紧,今朝难得见生,未免兴奋,峰儿你就陪它好好玩玩。”

     刘峰心有余悸,道:“可别!这‘炎蹄’神力虽已不再,但蛮力却是大大的有。如此玩耍,要是折了性命,那便不值了。”

     雪逸真人道:“勿打紧。”双手一挥,‘炎蹄’又自扑来,刘峰侧身闪躲,炎蹄回旋反扑,刘峰双腿一蹬,跃至那蹄身后。那蹄转身再抓,刘峰顺势一提,又至那蹄身后。如此数合,攻之不着,疑是刘峰小觑了它,那蹄竟自恼羞成怒。恰恰相反,它又如何得知,刘峰忌惮它的蛮力才连连躲避,不敢贸然反击?

     炎蹄眼冒金星,嘴吐赤烟,不一会,竟形成了一道火光从它口中喷射出来。刘峰唯恐躲之不及,当即卯足了劲,马步一稳,左手开阳,右手钧天,拳掌并发,混成一体,跟火球猛烈对撞。听的轰隆一声,震耳发溃,接着火光四射,到处飞逸。

     刘峰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把汗,心道实在惊险,所幸并无甚么大碍。

     雪逸真人在旁笑道:“好玩!”

     刘峰道:“师公,你这是要我小命么?对了,你不是说要传授《蒲兰心经》与我么?现在就教我吧,我现在就想学。”

     雪逸真人道:“《蒲兰心经》岂是三天两头就能学成的?不急不急,待我玩耍够了,再传授与你也不晚。”

     刘峰只得暗自叫苦,偏偏遇到的是雪逸真人,如若换成洪奇,或者是其他人,想必早已开始修炼那《蒲兰心经》了,至少也不会受这般磨难。

     雪逸真人作个手势,炎蹄扑将上来,刘峰不再纠缠,拔腿就跑,炎蹄奋力追赶。

     一人一兽,你追我赶,转眼已在数里之外。看的前面有一棵参天古树,刘峰当即绕了过去。炎蹄找之不着,东奔西窜。

     刘峰依树上爬,心道:“我何不在此睡个好觉,待明日师公不再玩耍,方再回去。”心念至此,便拣个好去处,睡了过去。可刚闭眼不久,忽觉左臂热烫火辣,睁眼一看,原来是那炎蹄窜至了上方,口吐赤色烟雾,这烟雾温度实在是高,竟自将那枯黄的树叶燃烧起来。树叶顺势飘零,凑巧打落在刘峰左袖之上。刘峰看的左袖已然烧成一片,不觉惊呼一声。那蹄听的呼声,爪牙一动,又是一发火球喷将过来。刘峰手忙脚乱,翻身跳下树去,正在那半空中,炎蹄伺机而动,又是一发。刘峰如何躲得过去?当见那火球直当当的击打在刘峰后臀,刘峰大呼一声‘哎呦,疼死我了’,重重的摔倒在树地上。

     刘峰喝道:“你太也不识好歹,这是要杀了我么?”炎蹄大嘶一声,不住摆动身子,实在得意。

     刘峰怒不可遏,双拳欲出,转而想道:“我何必跟你动怒,打不过还逃不过?哼!你且得意,我去去就来。”撒腿便跑。

     炎蹄似打了胜仗一般,穷追不舍。

     又追了数里,看的前面有一小湖,碧波荡漾,明净澈底。刘峰不暇多想,鲤鱼一跃,纵身跳了下去。

     炎蹄在湖岸上来回蹭步,久久没跟下湖来。刘峰喜不自胜,浮于水上道:“嘻嘻,原来你这厮惮水。”炎蹄本就气不能消,经刘峰如此一激,踱步的越加厉害了。岸边开始晃动,湖水渐渐受到波及,先是碧波荡漾,再是小浪小潮,后来竟变得波涛汹涌了。

     刘峰惊道:“怎地如此厉害?”

     浪潮越来越大,刘峰驾驭不住,只得跳上岸来。

     炎蹄见了刘峰,又攻将过来。刘峰经过几番折腾,已深感疲惫,待在原地,一动不动。雪逸真人跳了出来,当即喝住:“玩也够了,待一旁去!”那炎蹄方才停住,自行找了个空地待着,兀自在玩耍。

     随便摘了些野果充饥,休息一下,雪逸真人便开始传授刘峰《蒲兰心经》了。

     雪逸真人道:“《蒲兰心经》乃上乘的修炼内劲真气的武功心法。共四重,一重为养气,二重为炼气,三重为御气,四重为造气。你只需记住‘养炼御造’四字口诀便就行了。这一本《蒲兰心经》你且收下,日后自行修炼。师公可不一一传授与你了。”

     刘峰道:“谢过师公。不肖徒孙刘峰自当心无旁骛,潜心修炼,不负师公之所托。”

     刘峰收下《蒲兰心经》秘籍便开始修炼。过了几日,刘峰发现修炼心经的要诀竟跟修炼闭气功的要诀大相径庭,有着惊人相似之处。刘峰越想越觉不对劲,后来才发现两者不同之处,闭气功在于教你如何运气储气,此乃基础,而《蒲兰心经》不单单教你如何运气储气,还教你如何自行练气生气,实乃更高一筹。有了诀窍,加上刘峰天生聪颖,武功底子深厚,修炼起来,自是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白日里,刘峰便打坐练气,修行心经。夜晚便说些趣味故事与雪逸真人和炎蹄听。一日夜里,刘峰道:“南朝刘邕甚爱吃人屁臀上的疮疤之痂,只因此人觉得疮痂之味犹如鳆鱼一般可口。”雪逸真人大笑道:“世上竟有这等怪人。可笑,实在可笑!”炎蹄看的雪逸真人大笑,跟着手舞足蹈起来。

     一月的光景悄然而去。刘峰对养气之道已渐入佳境,弹指间,真气较于之前,浑厚了许多。炎蹄也不再凶狠狠的,有时,竟还粘着刘峰不放。雪逸真人倒也轻松,听起故事来,更是不亦乐乎。

     这一日,刘峰自在练功,思索心经第二重炼气之道。忽一道白光划破长空,一支箭羽从中而来,射入刘峰身旁的石壁当中,刘峰大异,看的有一纸张嵌在箭上,忙取了下来。

     这一看,可不得了,且不说此箭乃何人所发,单看这纸上的几字,便让刘峰惊骇失色,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