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洪威镖局
    夏日炎炎,临安城以东一带,尽是野兔、山猪遍布之幽林。幽林内,刘峰正拉弓搭箭,‘嗖嗖嗖‘,一连三发,眨眼功夫便依次射中了山兔、野猫和梅花鹿,当真是箭无虚发。刘峰捡起了山兔和野猫,放入背篓,梅花鹿体积庞大,不易携带,刘峰只取下了鹿胆,便满载离去。

     进了临安城,刘峰径投一家曰’风满楼‘的客栈。客栈内,空落落如也,刘峰寻了一边角空桌,放下猎物道:“花姐姐,劳烦你用这野兔野猫弄两道下酒菜。“一女子迎了过来,正是掌柜花柳红:“小刘今朝又打着甚么羔羊?咱瞧瞧。“刘峰道:“今儿手气背,净是些小家伙。“花柳红细细物色道:“不打紧,姐姐自是给你准备得当。”刘峰道:“好哉!记得打包裹好。“花柳红道:“要得!要得!“

     刘峰倒了一碗水酒,一饮而尽,好不痛快,当下四周瞅了一圈,见人影稀疏,怪道:“店里今个儿怎地如此清凉?忒煞风景!”店小二迎来,斟起酒与刘峰杯中,道:“刘少镖头不知热闹,大伙都去看杂技表演啦,怎地有时间来喝水酒。“

     正当此时,门外风尘大作,沸沸扬扬来了五人,为首的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小伙,腰间挂一把名剑“青龙”,一人穿灰色大袍,手举二百斤重的圆形铁锤,余下三人呈三角之势负一重物,蹑手蹑脚尾随而至。

     进了门,灰袍男子粗着嗓子道:“掌柜小儿,给万爷爷弄些上好的酒菜来。“一股浓劲的地方口音,刘峰听的不大甚懂,但从穿着口音判定,几人必是来自广东、广西、福建等地。

     这花柳红原是山西太原人士,家中务商,早年闯南走北,去过不少去处,此时刚从厨房过,凑巧听着这一口闽南语,竟也听懂十之八九,便道:“不知几位俊爷相公要吃点甚么?“

     灰袍男子道:“原来不是龟儿子,你说爷俊爷便俊。”哈哈一笑,又道:“去,爷的小娘们,把店里的好菜好酒都给爷提上来。“

     花柳红挽着灰袍男子的手,妩媚的笑道:“大爷真是风趣的紧,请几位爷稍等片刻,小女子这就去准备。“

     刘峰兴趣勃然的注视着几人,几人前后讲了约莫十来句,刘峰却是没能听懂一句。又喝了几杯水酒,待花柳红备好了菜肴,顺便提上两坛上好的竹叶青,轻声嘱道:“花姐姐,有何打紧之事,可来镖局告知与我。“拿出一锭银两交于花柳红,花柳红不收,送其出了酒楼。

     取向东北又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刘峰这才消消停歇脚来。抬头一看,只见‘洪威镖局’四个漆金大字的横匾,原来是一镖局,镖局甚是雄伟,门前左右两侧各竖一根两丈来高的旗杆,旗杆旁坐落两座仪态威严的青色雄狮,雄狮龇牙咧嘴,后面站着两名身形魁拔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

     两名男子见过刘峰,恭谦的道:“刘镖头。“

     刘峰点了点头,问道:“你们见到我师傅么?“

     两名男子回道:“二当家刚进了内堂。“

     刘峰二话不说飞似的奔了进去。到了内堂,只见一男子,四十来岁模样,手执一把鹅毛羽扇,温文儒雅,诗意盎然,道:“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

     刘峰道:“师傅,我回家了。“

     男子正是刘峰的师傅‘小神通’洪奇。

     洪奇坐了下来,哼声道:“小兔崽子,一整天不见人。“放下了羽扇,斟了一杯茶,小啜了一口。

     刘峰走到桌旁,放下背篓,取出酒肴,得意道:“师傅,您看……“没待刘峰说完,洪奇一把抢将过去,嗅了嗅道:“好酒,好酒,亏你心里还惦记着为师。“说完便拔下酒罐畅饮开来,刘峰取出菜肴,师徒俩面酌面吃,时而谈江湖之奇人异事,时而谈武学之孰高孰低,时而谈星宿之玄幻机理,时而谈海川之吐纳之息,洪奇还道:“天理循环,万物轮转不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只要把握其中原理要害,秉承公义,心城至善,自然之力也尽为所用,峰儿,你可通晓。“刘峰点头道:“师傅所言犹如醍醐灌顶,透彻我心,峰儿受教。“

     不一会,酒菜甫毕,刘峰看天色尚早,便道:“师傅,东城街来了一班杂技团,不如咱们去瞧瞧?“

     洪奇道:“小孩子的把戏,为师可不感兴趣,要去你自己去。“

     刘峰‘嗯’了一声,拜别洪奇便往堂外去了。

     出了内堂,转左,过了长廊,再往右,左首第三间便是刘峰的房间,刘峰取出钥匙正欲开门,正在此时,只听‘砰’的一声,房门自行打开,白光萦绕,迎面窜来一个女子,女子娇小玲珑,眼珠圆润,骨碌碌的直打转,道:“师兄,你可回来了,我爹爹今天凯旋回来,你陪我去迎接爹爹。“

     刘峰不甚欢喜,道:“云彤师妹,我不是说过,不经许可,不可随意进入我的房间么?“进了房,东瞧西看,看的房里整齐划一,心道:“万幸,万幸。”

     云彤委屈道:“人家寻了你一天,踪迹全无,没有法子,只好在此等你,你不询因果,不明缘由,却来斥责与我,我......我…...呜呜呜......“跺着脚,竟尔嚎啕大哭起来。

     刘峰自五年前父母双亡,跟随师傅洪奇入了镖局以来,便数这个调皮捣蛋的云彤小师妹对他最为上心,他对这个小师妹也是百般疼爱,此时看到她委屈不已的样子,心中大为不安,自酌语气稍重了些,慰道:”乖师妹,巧师妹,是师兄不对,是师兄不好,你莫要生气了,好么?“

     云彤哼了一声,两只玉手拭着泪,不予理睬,刘峰又道:“小师妹,你到底要师兄怎么做,你才宽心,要不师兄明日陪你去明霞山?“

     “你还得应诺我一件事才行。“

     云彤生性倔犟,刘峰自知扭她不过,想到她心底纯朴无瑕,决计不会叫自己干甚么害人之事,至多便是甚么刁钻古怪之事为难自己,便一口答应道:“你说甚么师兄都依你。“

     云彤犹如雨后天晴,通红的脸蛋如开屏的孔雀散了开来,道:”人家没想好,以后想好了再说,可以么?“刘峰道:“师兄答应你,不过一事归一事,以后没经允可,可不准再进我的房间了。”云彤调皮道:”遵命!“语毕便拉着刘峰的手往外走。刘峰道:”师妹大可不必如此惶急,师伯今日恐是赶不回来,以我之见,咱们明日再去恭迎反而妥当。“

     云彤停了下来,不惑道:”为甚么?“。

     刘峰左手点出,指着天上,故作玄虚道:”天机不可泄露也。“刘峰语音刚落,一个声音抢了过来,道:”云彤师妹,刘师弟不陪你去,大师兄陪你去,如何?“云彤撒下刘峰之手,糊弄个鬼脸,道了声:“好啊。”

     吴昊缓步而来,跟两人接相问好,还将一盒名贵的天山雪莲交与刘峰,道:“刘师弟,烦请你代我交与洪奇师叔。”刘峰点头收下,道:”师兄尽可放心去吧。“两人拜别,吴昊带着云彤去了。

     刘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这盒天山雪莲放在了书桌上,心道:”临安城以东三百里是天龙城,师伯要回临安城必定要入天龙城,过莲花大道,方能到达。昨晚我夜观星象,天龙城乌云密布,黑云压城,有雷神作祟,此时想必是滂沱大雨,这莲花大道多泥石,碰上雨天更加难行,如果无错,师伯至快也要明天酉时方能赶回镖局,大师兄也真是胡闹,明知无果,竟还陪着云彤白走此遭。“

     也许是受洪奇的影响,刘峰甚爱阅书,上至天文星宿,下至人文地理,刘峰无不涉猎。房间里更是装满了上百本古籍古典,或是买的,或是换的,或是赠的,与其说是客房,不如说是书房。这一日,刘峰略感疲劳,随手拣了一本郦道元的《水经注》和一本欧冶子的《铸剑通》,粗略的看了一遍,便萌生睡意。

     半夜三更十分,洪威镖局上下一片寂静,刘峰忽从梦中惊醒,他做了一个噩梦,一个让他瑟瑟发抖的噩梦,一个让他一生都害怕至极的噩梦,他早已分不清,这仅仅是一个梦,还是现实。在梦里,刘峰化为面目狰狞的恶魔,站在一座足有万丈来高的山巅之上,这山巅魔障密布,刘峰突然摇手一挥,他的父母、师傅、镖局里的人和一群陌生的人,一个个都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他的手里却沾满了鲜血......

     一个个零碎的画面就这样在他的梦中断断续续的出现。

     点着了房里的灯火,灯火一闪一动的,甚是烦躁,刘峰坐在房里,始终无法凝神屏气,想起了师傅曾给他念过的静心咒,自己便跟着念了起来:“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念了三遍,浮躁的心竟平复了许多,念到第五遍的时候,心境竟如清泉洗涤般舒适,待他念到第十三遍的时候,天已微亮,此时,整个人神光焕发,犹如新生了一般。

     换过了装束,刘峰先去给洪奇请安。把昨晚自己做的噩梦告知与洪奇,洪奇告诫道:“峰儿,这仅仅是一个梦,但是这个梦除了师傅,谁都不能提,知道么?”刘峰不解,也没多问,点了点头道:“是!“便把吴昊的雪莲交予了洪奇,洪奇接过这千年雪莲本应欣喜不已,但此时全然视若无睹,内心焦躁,在屋内来回蹭步,嘴里呢喃,似有所想,道:“备好衣裳干粮,咱们今晚就去雪枫山。“刘峰不解道:“师傅为何如此惶急?我们为何要去雪枫山?“洪奇道:“峰儿莫急,你且先行准备了当,其中缘由,为师日后自当向你阐明禀清。“刘峰听的洪奇如此坚决说罢,自知不宜再问,行了个礼数便出了门。

     刘峰走着,忽听的几声哼喝之声,原来刘峰不知觉的来到了练武房,镖师陈武远远的便看见了刘峰:“刘少镖头,早啊,不知能否过来给弟兄们指点指点几招?“

     刘峰见到大伙热情高涨,道:“陈大哥早啊,大伙兴致既浓,小弟献丑了。“

     刘峰行了一套开阳拳,此套拳法乃是刘峰父亲所创,拳汇真气,大开大合,出拳如有万道金光,意欲燃尽天下所有黑与暗,故名开阳拳。

     大伙看的兴起,尽数吆喝道好,刘峰心里惭愧道:“这套拳法共有九式,我只习得这入门三式,真是羞死人也。“

     陈武赞道:“刘少镖头这套武功刚劲十足,可是怎地从没见你打过?“听的陈武如此问道,刘峰方忆起师傅曾嘱咐不可在人前打这套武功,忙道:“这是我有感而发,乱打一通,陈大哥莫要介怀。”

     陈武点头默然道:“刘少镖头天资聪颖,换作是我便就不能,陈武打心底里佩服。”刘峰道:“陈大哥不必过谦,小弟来到镖局,一直承蒙错爱,时至今日,还没跟你好好道谢一番,真是惭愧至极。”陈武道:“如若不弃,咱俩今晚痛饮一番,如何?”刘峰道:“大哥盛情,本应难却,只是小弟有事在身,今日一来,特向大哥辞别,这颗鹿胆于练武大有裨益,大哥务必收下!”陈武收下鹿胆,问道:“不知有何急事,能否告知与兄,纵是刀山火海,在所不辞。”刘峰道:“大哥抬爱,小弟感谢于心,无碍小事,怎敢劳烦大哥。”陈武又道:“不知何时能归?”刘峰道:“兴许三两天,兴许一年半载,小弟亦未可知。”陈武道:“少镖头自当珍重,记得捎信与兄,纵是天涯海角,自当奔赴相聚。”刘峰道:“大哥恩情如高山流水,弟感激涕零,请受弟一拜”刘峰虔诚作了一揖,陈武哗然:“上头拜下属,折煞我也。”刘峰道:“旁人问起,兄只须道我和师傅外出游玩,待童心玩足耍腻,便就回来即可。”陈武应诺。

     聊了个把时辰有余,刘峰离去,正是响午,肚子空空如也,便去了风满楼,顺便向花柳红道别,临走时花柳红道:“你这一别,怕有大事发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万事要忍让三分,小命要紧。”

     此时已是傍晚,刘峰回到房中,打理了行囊,跟着师傅便走了,过的城门之时,看的镖局众人正迎接大当家洪福,个个乐的开怀,心中自是不舍,惆怅万分。洪奇慰道:“为师知你心中不舍,但咱师徒二人又不是一去不回,傻小子,走吧。”

     刘峰这才悄悄舒心,跟着师傅背驰众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