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残局’
    原来那纸上写的是“镖局有难,速来救援”八个歪歪斜斜的大字。

     洪奇笔力劲挺,云彤字迹清雅、陈武字虽潦草,但决然不是这般歪斜,其他人就更无可能。刘峰思酌半响,终究辨认不出字迹所属。看着穿孔的石壁,刘峰心道:“这山顶之高绝非一般箭支所能到达,且这箭入石壁后尚有余力,若非臂力惊人、内力雄浑又如何做得到?”刘峰越觉不妥,心里慌乱,疾去请示师公雪逸真人。

     雪逸真人看过箭支,忙道:“此乃邪魔教圣物穿云箭,自然可以射的上来,怎地在你手上?你识得霸天?”

     刘峰道:“霸天是谁?峰儿从未听过此人,又怎地认识此人。”

     雪逸真人心道:“是何人要对镖局不利?此事又怎地跟霸天拉扯上关系?怪哉!怪哉!”

     刘峰急道:“师公,霸天到底是谁?现下又该如何是好?”

     雪逸真人道:“峰儿莫急!霸天乃上一任邪魔教主。邪魔教教大人众,势力庞大,尤其是近年来,武林正道景气不佳,邪魔教派动作频频,大有死灰复燃之象。如若此事牵扯上了邪魔教,麻烦就大了。”

     刘峰凛然道:“纵是深陷泥潭,粉身碎骨我也要走此一遭,决计不能做那胆小怕死,弃镖局于不顾之辈。”

     雪逸真人道:“好极!”

     拜别雪逸真人,下了雪枫山,刘峰在山下的客栈兑了匹好马,随便喝了点水酒,方才上路。刘峰连夜赶路,马不停蹄,两天时间不到便回到了临安城。

     进了临安城,便听到大街小巷,议论纷纷,有人道:“诺大的一个镖局怎地在一夜就没了呢?”也有人道:“洪威镖局平常没少做善事,怎地会落到这般下场?”竟还有人道:“行镖杀的人多了,莫不是怨鬼索命来了。”刘峰没做理会,直奔洪威镖局。入了镖局,看的到处皆是断瓦残垣,刘峰心如刀绞。搜了两遍,大堂、内厅、练武房、兵器库、厢房客厅刘峰逐一搜了个精光。人影既无,也没见有甚么蛛丝马迹,刘峰道:“都怪我姗姗来迟,可是太也怪哉!怎地连根毛发都没留下呢?不行,且让我去问问花姐姐,姐姐她人面宽广,江湖阅历丰富,兴许她会知道也说不定。”当即上马,奔赴凤满楼。

     行至凤满楼,刚入门口,没待刘峰说话,花柳红便急冲冲的迎了过来,道:“小刘你可回来了,现在满城闹得沸沸扬扬的,都说洪威镖局出了事。姐姐找你不着,可担心死姐姐了。”

     刘峰道:“花姐姐,日久不见,小刘也颇想念你。此番回来也正因此事,姐姐你人面宽广,江湖阅历丰富,小刘特来向你打听打听,不知姐姐是否知道其中蹊跷。”

     花柳红双手一扬,做了个惊恐之状,拉着刘峰便走,行至其闺房。刘峰乃首次进入女生闺阁,纵是云彤小师妹的房间,他也从未涉足一步,但此时他全然不觉拘束,心里只想赶紧知道镖局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看着刘峰焦虑的样子,花柳红道:“小刘莫慌。”关了门窗,辨认无人跟来,拉着刘峰至其床边坐下,轻声道:“我听人说此事乃铁剑门所为。”

     刘峰道:“铁剑门?怎地会是铁剑门所为?”一脸愕然,半信半疑,道:“花姐姐,此事当真?有无错漏?”花柳红决然道:“千真万确,绝无错漏。”刘峰不解道:“可……可是我洪威镖局与他往日无怨,近来无仇,怎地……怎地……”

     欲语,断言。

     花柳红慰道:“小刘,不知是否记得离开之前,你来我风满楼见的五个闽南人?”

     刘峰思前想后方忆起腰挂青龙剑的青年和其余四人,道:“莫非他们是铁剑门的人?”

     花柳红点头道:“嗯!那你可否知道那余下三人所负之物是什么?”

     刘峰摇头道:“并不知,莫非与镖局有甚么干系?”

     花柳红道:“前因后果且听我徐徐道来。事情发生在你离开镖局后的数日。这五个闽南人去了镖局,说有一件重要之物务必要在一个月之内送至铁剑门。这铁剑门本是三大魔教之一,镖局行走天下,是靠着黑白两道给个面子,但此时决然不知那镖物是甚么东西,兴许是甚么伤天害理之物。镖局也有镖行道义,讲究江湖侠义风气,自是不愿接下此镖,双方还因此起了争执。洪大镖头不愿得罪铁剑门人,最后还是妥协的接下了此镖。”

     刘峰道:“后来呢?又发生了甚么事?”

     花柳红深吸一气,继续道:“次日,洪大镖头领着十余人等亲自运镖去了。道也奇怪,不知发生了何事,去了才半月,洪大镖头便领着众人依原路返回了。”

     刘峰一脸茫然,花柳红接着道:“就在当晚,有人听到从镖局里传出打斗之声,次日,镖局便成了如你所见的一般模样。后来,我寻遍街坊邻里,可掏了不少银两,这才从一更夫口中打听到‘有一人手中持有巨型铁锤,嘴里吆喝着不知是何处俚语方言’,最后还将拾捡到的此物交与我手,你道这还能造假么?”从袖中取出一方型令牌,交给刘峰。

     刘峰接过令牌,看的正面有一‘铁’字,背面有一‘剑’字,正是铁剑门专属的‘铁剑令牌’,刘峰心道:“看来是铁剑门所为无疑了。”

     刘峰对花柳红道:“其中必定发生了甚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花姐姐,你可打听到什么?还有那镖物是甚么东西?”

     花柳红道:“甚么阴谋诡计和镖物姐姐可是一概不知,不过姐姐倒掌握一些很重要的线索。”

     刘峰急道:“什么线索?”

     花柳红道:“铁剑门在天龙城有个藏身之所叫铁兴会,小刘你可去查探查探,兴许能发现甚么也说不定。”

     刘峰道:“我要如何才能找得到?”

     花柳红拿出一张地形图交与刘峰,道:“你依图上所示查访,必能找到。”

     刘峰道:“谢谢姐姐,你真是帮了我大忙。”

     花柳红嘱道:“虽说是铁剑门一小分部,但他们会长武功着实不错,且他们人多势众,此番前去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吃过晚饭,待的明日一早,辞别花柳红,上了马,刘峰径奔天龙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