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终见铁兴会
    刘峰看着八名男童,虽有些邪气,但不失童真,于是小声问道:“你们知道铁兴会么?”八个男童一起回道:“铁兴会是甚么?好玩么?好吃么?”

     刘峰心道:“再问他们也是无益。”转而道:“大哥哥言而有信,一定会陪你们玩的,不过大哥哥现下有事亟待处理,下次大哥哥再陪你们玩,好吗?”八名男童不甚乐意,撅起嘴,同声道:“不要嘛,就要大哥哥现在陪我玩。”刘峰耳朵一竖,道:“不听话,大哥哥可不陪你们玩咯。”此言一出果真有效,那八名男童顿时停住,久久方道:“大哥哥,一言为定,记得找我们玩哦。”说完,欢欣而去。刘峰笑道:“下次可不知于何处寻你们了,但愿你们勿要再做伤天害理之事。”

     再说这鬼眼八妖阵既已被破,地下杂草丛生,原来就是罗明德所说的障眼法,刘峰一看,自然心中明白,猛然醒悟,暗自心惊:“原来敌人早已知道我会前来,料我长途跋涉,饥渴难耐,途径摩公河必忍之不住,所以事先在河岸投下剧毒,引我入局。怎料毒我不着,又想偷袭与我,幸的我机警方能安然无恙,可苦了洛溪两姊妹,现下还生死未卜。如此还不罢手,复在此地设下双重阵法,试图困住我,不知甚么人甚么仇恨,这般心计毒害我?”越觉可怖,敌人着实毒辣,层层设套,环环相扣,刘峰自恃武功不错,头脑总算清晰,于江湖上也有些名气,但此时心中一想:以往大多跟些绿林打交道,且不说武功平庸无奇,大多是些头脑愚钝之流,决计不似这般人攻于心计,实在棘手难缠。”不勉有些后怕。

     刘峰眉头紧锁,心中一凛,道:“龙洞也好,蛇窝也罢,总归要闯。”心意已决,弓下身子除去杂草,果见光秃泥土下有些硬物,细一扒开,一道铁门俨然浮现眼前。

     铁门十分坚硬,硬闯行之不通,刘峰双眼一垂,忽见的门侧有一凸点,临近一看,觉得甚是怪异,心道:“莫不是开关?时间紧迫,甭管的了这哪,试试便知。”俯下身子,大拇指沿凸点按将下去,尔后听的骨骨滋耳声,门扇从两侧滚动,居中而空出。刘峰双脚无所依托,身体失重,仰摔下去。

     刘峰空中打转,但因上下两处间隔太近,来不及调整身子,左膝弯曲着落。下面也是泥土,刘峰不觉甚痛,远远望去,约百步距离,确有铁线桥。刘峰沿密道前行,来到桥头处,桥由毛绳搭成,混有铁丝,虽有些坚硬,终究承受不住一个人百余磅的重量。再则,下面密密麻麻尽是铁针,人之肉体摔将下去必成肉糊血浆,两旁壁涯远不见头,沿壁攀爬也只得作弃。

     刘峰长叹一声,道:“果真是死路一条。不行,得想个法子,既已来到这里,总不能退缩回去。”

     刘峰搔首挠眉,最后还是认同洛明德先前之说法,唯觉渡桥是最佳方法,但如何过桥绝对是一个难题。不过,刘峰既已选择渡桥,便一定有其原因。

     清风拂来,刘峰面容写意,不带一丝结涩,右脚轻轻蹑出,凌驾铁线桥之上,毛绳微微绷紧便又松弛开来,显然相安无事。刘峰嘴角上扬,喜道:“嘻嘻!果然不出所料,真是如此。”缓慢加速前行,走了三百余步,总算安全过了桥。

     刘峰刚才灵光一闪,心道:“万物运转,不过恒定。毛线易断,只因超出其承载能力,我瞧这桥由毛铁互缠而成的直线,少说也能承载个二十斤的重量,倘若我能以轻身之功使身子每每触碰毛绳之时,皆恒定在二十斤之内,是否因此能安然无恙的过桥?”心念至此,这才渡桥。

     依罗明德所言,过了桥再行半里路,便会到达第三关“龙潭虎穴,可明明走了两里,却仍不见有甚么异样,刘峰越觉不妥,心道:“莫不是出了甚么差错?还是敌人故布疑阵?或许根本就没有甚么“龙潭虎穴”,只是糊弄糊弄人”猛一抬头,看见远处零星点点,好似有一所府邸,看的不大清,若不是刘峰眼明心细,当真发觉不来。

     刘峰快步前行,凑了过去,真是一座府邸,府前并无人把手。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峰抬头一看,横匾上铁兴会三字霍然出现眼前。

     刘峰把持不住,嘴角终于露出微笑,连日来的辛酸苦楚不值一提,也许镖局里的人都被关在这里面也说不定,只消刘峰把他们救出来,刘峰就不会再觉得像现在这边孤独。

     刘峰厌恶孤独,厌恶失去,年少时候,他失去过一切,他怕孤独再度降临。现在,镖局里的人便是他的全部,他曾经起誓将用生命去守护镖局里的每一人。眼前,不宜开心,更不宜悲伤,如何做?怎么办?他心里一清二楚,没人比他更清楚。

     刘峰跃进府内,四周无人,悄然走了十余步,转弯过道,又走了数十数步,眼前出现一座院子,刘峰心道不妙:“诺大的府邸怎地人影全无?莫非是甚么陷进?真是糟糕透顶。”说话间,院子内迎面走来两人,刘峰反应极快,警惕性跳至侧旁一株树上,闭气功法自丹田内出,掩鼻绝息,那两人傻头傻脑,又如何发现的了?

     刘峰看将过去,见其中一人既高又瘦,左脸有刀屙,另一人却刚好相反,又矮又胖,右脸有刀疤,两相比较,甚是搞怪,刘峰不觉笑出声来。

     “谁”那个高一人,听觉甚好,俨然已经发现刘峰。

     刘峰心道不妙,一个箭步飞纵下去,左右食指连点,那两人武功平平,兼之被刘峰攻其不备,转瞬间又如何反应过来?立时被封住哑门、中枢***说动不得。

     刘峰道:“我只问几个问题,你们老实应答即可,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那两人频频点头。刘峰接着道:“洪威镖局出了事,是不是铁剑门所为?”两人脸现恐惧之状,并不点头也不摇头,刘峰夺过那矮胖中年手中的剑,横架在他颈前,只一寸便会要了他的小命。刘峰解开他的哑门穴,森然道:“说不说?”那矮胖中年已然吓得心胆俱裂,连连点头,道:“英雄饶命,我确实甚么都不知。”

     刘峰手中短剑稍稍一抖,矮胖中年脖子上顿时鲜血溢出,矮胖中年是个极胆小怕死之辈,被刘峰这么一吓唬,全盘托出,急道:“我想起来了,前些天确实抓了两个人。”

     刘峰道:“两个人?长得甚么模样?”矮胖中年道:“女的十七八岁,穿得白色绸缎,个头小,还算漂亮,舌头很机灵,整天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看牢大哥无一不被烦死,昨天啊牛大哥还跟我说咧‘俺想一刀子割掉她舌头,省的耳根清静,只消二会长吩咐过他们掉的一根寒毛,便唯我是问。’正自烦着咧。”

     刘峰欣慰,暗自喜道:“是云彤师妹,决计不会错。”转又问道:“男的长得甚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