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黑老大
    屋内止十来平大小,并不甚大,众人一涌而至,围的水泄不通。没人做?33??,只听得喘喘不安的鼻息声,夹杂着窗外偶尔传来‘叮叮当当’的磨剑声。此时已入了秋,天气微凉,大伟不禁打了个寒颤,众人如开了锅里的蚂蚁一般,沸腾起来。

     洛溪看的众人神情凝重,便沏了壶热茶斟与众人,众人见她神态自若,个个心下自叹不如。随后一口龙井下喉,当觉清香馥郁,立时定下神来。

     约莫半个时辰,门外传来一个男子声音,道:“几个小喽啰便能挡得住我黑老大,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此人说的甚是平静,初听并无甚么异样,但最后的‘搁’字却说的声如洪钟,刚劲无比,自带一道凌厉劲风,相隔百步而来,听的‘咔嚓’一声,大门震成数十块碎片,听者无不胆颤心惊。屋宇内除了刘峰、洛溪、洛明德数人外,余者尽皆扑倒,更有甚者,直接了当晕倒在地。

     黑山寨黑老大的名头,刘峰是早有耳闻。江湖人道“百步索命,千步封喉”黑老大是也。黑山寨之所以能在天龙城外存活,毫不夸张的说,便是黑老大的功劳。刚才黑老大一招“震喉功”,刘峰看得出,确有百步索命之威力。黑老大只为了震慑众人,这才用了半成功力,如若用至七成,那些晕倒的村名便早早的去见阎王爷去了,更不必说九层十层功力了。

     大伟勉力站了起来,抡起铁剑,大喝道:“保护村长,保护洛家村。”誓死挡在村长洛明德面前。

     黑老大道:“不自量力。”信手一挥,一道真气如狂风呼啸扫荡而来,大伟兀自甩出门外。这份力道与准头十分考究,能做到如此一挥便有这般功力,十分难得。洛铁男和数名较为健硕的村民抢了出去,扶起大伟,大伟断断续续说了句“誓死保护村长,保护洛家村”便气绝身亡。

     屋内唯剩刘峰、洛溪、洛明德三人。洛明德眉头紧锁,不禁叹了一息,洛溪慰道:“村长,您没事吧,只消我大哥回来,便就平安无事了。”洛明德又叹了一息,道:“文耀若在,咱们又何须惧他,只怕......只怕为时晚矣。”

     黑老大声音一沉,道:“洛明德你个老乌龟,只消将天明珠交出来,我便饶了你和这群虾兵蟹将。”侧目瞥了洛铁男一眼。洛铁男还瞪黑老大一眼,恶狠狠道:“不许你这狗贼侮辱村长。”挺剑直刺过去。

     黑老大嘴角上扬,不屑一顾,身旁一男子纵身向前,挡在洛铁男面前,嗤笑道:“嘻嘻,对付你我黑老二就够了。”

     洛铁男道:“给老娘滚开。”一剑便往黑老二心腹刺去。黑老二将剑一横,顺着洛铁男所刺方向回刺,洛铁男围魏救赵,左脚踢向黑老二命根,逼他回防。黑老二道:“真险。”只得转攻为守。

     黑老大远远道:“这小娘子出招凌厉狠毒,做我压寨夫人,却也不错。”

     洛铁男啐了一口,一面跟黑老二厮杀,一面回道:“我呸!狗贼!”

     两人武功不相上下,一时半会分不出个高低。缠作一团。

     刘峰往门外一看,那个黑老二正是昨晚那个要杀洛明德、身着青色短衫的男子。侧目再看,看的一男子面阔黝黑,身高八尺不止,不怒自威。身后百余名小贼跟随,声势浩大。

     刘峰心道:“此人骨骼雄奇,威风凛凛,喉头肿胀,必是长年累月修炼‘震喉功’所致,是黑老大无疑了。”

     黑老大继续道:“洛明德,你个贪生怕死的老乌龟,若还不将天明珠交出来,我便杀得你洛家村片甲不留。”

     黑老大身后附和声起:“血洗洛家村、血洗洛家村……”

     洛明德从袖中取出一方型锦盒。刘峰侧目一看,见的锦盒镶金镀银,做工十分之精良,心道:“想必里面的物品便是黑老大口中所言的天明珠了,只是这天明珠是甚么东西,我却没听说过。”

     洛明德将锦盒交与洛溪,谨慎道:“交与你大哥妥善保管,让他日后替咱们洛家村数百条性命报仇血恨。”昂首阔步出门去。洛溪见状,连连劝住,洛明德心意已决,却又如何劝解得住?

     众村名见洛明德出来,兀自排成一字阵型,将洛明德挡在身后。

     洛铁男长剑一抽,黑老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招,似乎招架不住,连退两步,洛铁男趁机收了回来,闪至洛明德身旁,道:“村长,您怎地出来了?快回去罢,此处交与我铁男便就行了。”

     洛明德道:“是福不是祸,是祸避不过。铁男,你领着乡亲们逃离洛家村吧,不要再做无畏的牺牲了。”

     洛铁男道:“我洛铁男死不足惜,但咱们洛家村可不能没有村长您啊,待我杀出一条血路,带您离开。”

     洛明德厉道:“胡闹,文耀不在,你又如何是黑老大敌手!”从长袖中取出一把短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毅然决然道:“再不离去,我便即时死在你们面前。”

     众人吃了一惊。

     黑老大笑道:“还是做村长的识时务啊。”

     洛明德道:“黑老大,恐怕要你空欢喜一场了。老朽即是死,也绝不将镇村之宝天明珠交与邪魔外道之手。”

     黑老大面色大变,道:“你敢!”

     洛明德仰天长笑,随后对着众村民道:“大伙快走罢。”短刀一横,便要自刎。

     黑老大见状当即大喝一声,飞步而来,速度之快,如奔雷闪电。

     黑老二大喊道:“杀他个片甲不留。”

     场面一时混乱无序。

     “嘣”

     忽地两道真气相撞,随后一声爆炸声响,如雷贯耳,撼动天地,烟尘弥漫,笼罩着整条洛家村。

     发生了甚么事?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

     ……

     彼时,洛明德已在屋内,洛溪正给他包扎伤口,洛铁男则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下。

     黑山寨的小贼们纷纷嚷道“发生甚么事了?”“老大人呢?”“别让他们跑了。”七嘴八舌......

     待烟雾消去,所有人方恍然大悟,刚才那一瞬所发生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