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激将法
    时光回朔。

     话说黑老大夺步而来,刘峰早已伺机而动,先他一步飞掠过去,两人同时岀掌,各自较劲。劲风交辉相冲,当如晴天霹雳,听的轰隆一声,这才出现爆炸一幕。与此同时,洛铁男手疾眼快,干净利落,夺过洛明德手中短刀,趁着烟雾绕眼,几个跃步,将洛明德携至屋内,又才出现洛溪给洛明德敷药一幕。这一前一后两幕,来也匆匆,去也了了。那群小贼武功低下,自然分辨不清。

     黑老大久经江湖,冷不防的场面着实见过不少。便即收手,从容道:“哪里来的?报上名来。”双眼从刘峰身上瞥过,有蔑视之意。

     刘峰气呛一下,强忍住掌劲余力在体内四处激荡,悠悠道:“在下洪威镖局刘峰,久仰黑老大英名,特来拜会!”

     黑老二低声道:“老大,昨晚便是此人从中阻拦。”

     黑老大左手后摇,示意黑老二退下,大笑道:“有意思!我黑老大何时变得如此窝囊了?让一个毛头小子来找我的茬。”

     刘峰拱手,故作微笑,道:“黑老大的名头,江湖上有谁不知?岂有毛头小子敢来找茬?”刘峰此句说的不骄不纵,铿锵有力,意思甚是明了:我刘峰知你名头响亮,武功高强,那又如何?偏偏遇到我这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毛头小子,算是你黑老大倒霉。

     黑老大哼了一下,鄙夷道:“作死!”

     刘峰心知适才是自己占了先机,攻黑老大于不备,方勉为其难的接下那掌。如若现下再正面接上一掌,非重伤不可。不禁左眼打了一颤,但也不能示弱,因此笑道:“黑老大成名二十余年,武功之高,绝非我辈能与之比较。因此要杀我一个毛头小子,那是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此事要是传了出去,人人皆道黑老大以大欺小,倚强凌弱,只怕要令江湖人士所不耻。”

     黑老大虽是绿林强盗,但也谙熟江湖规矩,如果真杀了这群妇孺老人和乡村野夫,只恐日后寨内弟兄在江湖行走是寸步难行了。

     刘峰心道:“要黑老大放人恐怕不易,得想个法子才行。”看着黑老大犹豫不决,当即再道:“黑老大,小弟我有一计,于双方都有好处,不知可行不可行。”

     黑老二上前,阴阳怪气道:“嘻嘻!你小子诡计多端,你以为我看不穿。老大,莫要听他胡言。”

     黑老大道:“说来听听。”

     刘峰道:“不知黑老大今年贵庚?”

     黑老大笑道:“老夫今年四十三。你问这些作甚?莫非要将那位小娘子送与我做压寨夫人么?哈哈......”

     洛铁男一听,可没了好脾气,道:“休想!无耻之徒!”

     洛溪宽慰道:“姐姐,你且不要动怒。我看刘少侠侠义心肠,又聪慧灵敏,一定有甚么过人的法子。”

     洛明德点头道:“嗯!”

     刘峰道:“黑老大何等人物,还愁没有娘子么?”扫视众人,忽提高声响道:“黑老大,只怕你非我这毛头小子的敌手。”

     众人尽皆大骇失色,岂料刘峰胆敢说这般挑衅的话?

     黑老大面色一变,转而笑道:“哈哈哈哈……你说我黑老大打不过你,当真是狗屁不通。”

     群下小贼纷纷笑道,有人跺脚,有人拍剑,一时声势浩荡。

     刘峰正色道:“我刘峰今年二十岁,当然敌不过四十三岁的黑老大。”

     黑老大脸色铁青道:“你此话甚么意思?”似乎明白其中真义,左手真气汇集,自上而下一沉,大地抖动。

     群贼静了下来,久久无人作声。

     刘峰物色着黑老大,两人目目相觑,互不示弱。

     终于还是刘峰打破沉寂,道:“黑老大聪明过人,不会不明白个中意思。”

     黑老大终于按耐不住,怒道:“莫非时光能倒流,让我回到二十岁跟你打一场吗?”

     刘峰道:“时光一去不再复返,我又不是修罗大仙,如何能使时光倒退。不过先下我倒真有一法子,可以较为公平的跟你打一场。”

     黑老大急道:“甚么法子,快快讲来。”

     刘峰似有为难,道:“恐要……恐要委屈黑老大,不知当不当讲。”

     黑老大决然道:“但说无妨。”

     刘峰道:“那便是黑老大倒立着跟我打。”

     黑老二当即笑道:“这是甚么烂法子,休要我们老大中计。”

     洛明德,洛铁男等人也不禁一笑。唯洛溪弯着嘴角,暗暗称奇道:“这真是个好法子,任他武功再高也施展不开,如此便不是刘少侠对手了。”

     黑老大嘻嘻一笑,道:“你小子如意算盘打的不错。老夫二十岁之时,武功决不在老夫先下倒立之时还低,如若老夫果真倒立着跟你对打,却不说能否胜的过,如若是老夫输了一招半式,岂不让天下英雄好汉取笑,到时人人都道二十岁的老夫打不过二十岁的你,你让老夫颜面何存?你让我们黑山寨众多弟兄颜面何存?”

     刘峰心道:“黑老大果真老奸巨滑。原以为激他一下,便能使他中计。既然如此行之不通,唯有下一着了。嘻嘻,岂不知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

     心念一转,又道:“黑老大,你放心!我刘峰一向不爱占人便宜,既要对打,便要公平的对打。我既不占你半分便宜,自然也不会让你占我丝毫便宜。”当即弯曲双腿,盘坐地上,道:“你若倒立而打,我便盘腿跟你打,不知黑老大有没有这个胆量赐教。”

     刘峰此语甫毕,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面色大异。

     黑老大纵横江湖二十余年,从一名无名小卒到今日的山大王,历尽多少风霜,饮了多少血,挨了多少刀,这才有了今日,何等威风。自成名后,他自己都已然忘了,有多长时间没人胆敢忤逆他的意思,少说也有七八年光景了。这数年来,从无有人胆敢跟他说过如此一番话,即是有,也都成为他锁喉功和黑煞掌之下的游魂野鬼了。

     黑老大猛一抬头,气从心中来,无可压抑,也无可消除,双眼发出青光,怒道:“好大的口气!”

     一道黑影掠过,众人皆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