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舍谈
    洛家村村民将刘峰送至屋内,连同其他受伤村民,一并救治。

     洛严乃村里有名的大夫,他医术精湛,救人无数,是村里公认的神医。洛严把了刘峰手上脉门,端看了伤口,平静道:“并无大碍,只须休息几天,依时服药即可。不过切记服药期间不可再行打架斗殴,否则伤口迸裂,便难治了。”配了一份药单,因洛溪曾随他学过两年医理,算得上半个先生夫子,遂将药单交与洛溪,叮咛道:“三碗水熬成一碗,一日早中晚三次,饭后服食。”

     洛溪依言行至药房采药。打开药单一看,不过是些人参、当归、黄芪一干大补之物,并无甚么特别之处。心道怪哉,视至末尾终明白:“黑老大最后一掌并无使用内劲,刘少侠所受内伤不过是因黑煞掌太过坚硬所致,吃些补药,调匀气息自会恢复。”生了火,约莫半个时辰,药已熬成,端至刘峰厢房。

     刘峰喝了药,谢道:“麻烦你了!吃过药立时精神倍增啊。”洛溪嫣然一笑,躬着身子,道:“刘少侠勿用客气,您救了洛家村数百条生命,小女子还没跟您道谢呢?”刘峰连忙摇手,道:“我哪有甚么功劳,那是你们福德业报,吉人自有天相。呵呵,对了,以后别前一句刘少侠,后一句刘少侠的,听着怪别扭。”洛溪泛红着脸,忸怩道:“我……我叫你刘大哥可以么?”刘峰点头道:“自然可以。”洛溪道:“刘大哥,您身体欠恙,要多休息调养,我就不打扰您了。”互相道别,刘峰送其出了门。

     次日,洛溪又端来药水,刘峰依喝不误。因在此处逗留了两日,怕耽搁误事,此时心系镖局门人,甚是焦急,刘峰问道:“洛溪妹妹,你听严大夫说过我这身体要吃多少天药么?”洛溪道:“严大夫说过少则三天,多则五天。刘大哥身体硬朗,武功根基好,我看明天就可以康复痊愈了。”偷瞄刘峰一眼,又道:“刘大哥莫不是有甚么事?怎地如此愁苦着急?”刘峰看了看洛溪,忽觉她的眼睛真诚如水,无法抗拒,一股情切之感油然而生,竟毫不防备地将镖局所遭遇之事全盘托出。洛溪边听边泣,道:“万想不到刘大哥还有这般遭遇?”转而道:“铁兴会我是没听过的,不过村长他老人家见多识广,于江湖之事了解甚多,兴许知道些甚么?”刘峰眼珠一亮,道:“是了,咱们这就去问问。”

     两人投村长家去,彼时刘峰暂寄洛家村公舍大寨,离村长洛明德家宅不过两里,半柱香的时间便就到了。

     洛明德询明事情来龙去脉,道:“老朽确实知道铁兴会所在。”洛溪笑道:“太好了!村长您就告诉刘大哥吧。”洛明德道:“告诉刘少侠倒也无妨,不过刘少侠得答应绝不泄露此事。”刘峰道:“我刘峰以性命起誓,绝不泄露半点信息,请村长放心。”洛明德道:“如此便好。”

     洛明德拿过花柳红送给刘峰的地图草纸,端详一会,指手画脚道:“这里便是铁兴会之所。”刘峰仔细一瞧,怪道:“不对啊,我先前依地图所示寻找的便是这里,可尽除是些杂草,偶遇些昆虫小兽,并无甚么铁兴会啊。”洛溪黛眉一舒,道:“莫不是有些甚么机关暗道?”洛明德点头道是。刘峰、洛溪两人不约而同望向洛明德。

     洛明德指向地图边沿一角,道:“通往铁兴会有三道关卡。看,此处杂草最为密集,乍看为草,可拨开杂草一看,实则是一道铁门,此为第一关,曰“障眼法”,此关难度不大,略懂些机关暗术很易过。”

     刘峰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洛明德接着道:“如若过了第一关,顺门道而行,约百步,便会进入第二关“铁线桥”,此关难度增加不少,对轻功定力要求甚高,闯入者多数折夭于此。”

     洛溪眯缝着眼,道:“这关有甚么难么?”

     洛明德拂袖一笑,道:“小溪你有所不知。这‘铁线桥’虽说是桥,实则是一根细如牛毛的毛绳,这毛绳桥长有半里,横亘两地中间,地下密密麻麻,铺满铁针。但要过此关只得从毛绳桥上过,仅此之外,别无它法。你道难不难?”

     洛溪点头,略显尴尬道:“嗯!”

     洛明德接着道:“倘若能顺利过了第二关,往前走半里路,便会到达最后一关,也是最难应付的一关,曰“龙潭虎穴”,此关由众多高人把守,切记小心,不宜硬拼。”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刘峰心道:“这一二两关尚可以应付,只是不知第三关有哪些高人?”当即站了起来,拱手问道:“不知村长您是否知道有哪些高人坐阵第三关“龙潭虎穴”?”洛明德连连摇头,道:“我也不知。”

     “彭”的一声,大门兀自打开,一人走了进来,正是洛铁男,道:“管他甚么龙潭虎穴,我洛铁男第一个把他搅的稀巴烂。”

     原来洛铁男听说洛溪和刘峰来找村长,心里不安,于是尾随赶来,他听力极好,凑巧听到几人所说的话,一经门口,性子毛燥的他没打招呼便就冲了进来。洛明德训道:“怎地没大没小,如此鲁莽?”洛铁男嘻嘻一笑,道:“下次一定改。”左手一搭,已在刘峰右肩之上,转而道:“刘兄,勿用担心,这个忙我洛铁男是帮定了。”刘峰着实吓了一跳,心道:“先前不问缘由便打我一掌,先下可好了,又来与我称兄道弟。”看了看洛溪,心里又道:“两人果真是同父同母的姊妹么?怎地差别如此之大?实在思想不透。”故作镇定道:“多谢。不过此事是我镖局的事,与他人无关,刘峰不想牵连大家。”

     洛铁男粗声道:“怎地婆婆妈妈的,跟我妹子一样?”

     洛溪满脸通红,道:“人家哪有?”

     洛明德道:“好了。刘少侠岂不知来而不往非礼也?您不惜生命救我洛家村,于我们有大恩,我洛家村人人敬佩。如今刘少侠有难,我们又岂能忘恩负义,袖手旁观?”未待刘峰发话,洛溪劝解道:“是啊。刘大哥,请你不要推脱,令我们好生为难。”

     刘峰看得三人如此坚决,不便推脱,道:“如此便多谢各位了。”

     洛明德道:“你们三人各自回去打点准备,后日清早来我舍中汇合,同往铁兴会。”

     领言,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