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梦落芳华(二)
    盈婼接过双生鱼,那时一青一红两条鱼融合在一起的模样,头尾相连,成环状,上面系着青色的流苏。她摸着双生鱼,抬起头看着少年疑道:“为什么给我?”

     “这是师兄送给你的礼物”

     盈婼当时茫然不知,直到后来无意间在山海异志中看到此鱼的介绍:“双鱼伴生一卵,是为双生鱼,双生鱼同生死,死前首尾相连,化而为玉----双生玉。”

     当时她也不知道,这玉原本是要送的人是赫连珏。

     那个自称为她十二师兄的少年,灼华,半月来,日夜相伴,不曾分离。而在她心中那些愤怒和委屈,仿佛随着面前这阳光的少年,渐渐的消散。

     晨曦之光,静静的升起。盈婼含笑跟在灼华身后,走出悔思崖。

     刚刚踏出山洞,就看到一个红衣少女一脸笑容的捧着玉麒麟笑道:“丑包子,孤给你道歉来了”

     依旧是那神采飞扬的模样,让盈婼心中最后一丝愧疚荡然无存,她冷着脸走过去,对着赫连珏沉声道:“玉碎了,就算黏得好,也不是原本的模样,骚包,不,赫连珏,我讨厌你”

     赫连珏似乎被她的大胆吓得一愣,她本想傲然的从赫连珏身边走过,却不想赫连珏却拉着她的手欠揍般道:“丑包子,这么深沉的模样,还真是不像你”

     混蛋,盈婼怒上心头,赫连珏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骚包,自恋而且欠揍,十分的欠揍。她烦躁的甩开赫连珏,气冲冲的往前走,却不知身后赫连珏无可奈何的苦笑,以及逐渐苍白的嘴唇。

     赫连珏渐渐远去的人影,双手颤抖的捧着玉麒麟;而灼华站在后面,静静的看着赫连珏,轻轻的捏住袖中的红绳。

     盈婼气冲冲跑回去后,才发现灼华没有跟上来。她在房中发泄一会,才换了一身衣裳,前往太极殿见极光。

     以前,盈婼从来不知道在隐门之中还有一个名为灼华的天才少年,但是在碰到灼华之后,才知道灼华此人在这隐门之中的名气有多大。若说赫连珏仗着一副容貌,在这隐门之中名气大振,而灼华绝对是以超绝的天赋和力量受到众人的尊重。灼华现在的年纪不过三百多岁,刚刚成年不久,但是在外面的名号已经和大师兄九微神君的名号几乎持平。百岁登仙位,两百成上仙,三百而赋神君策,是为灼华神君。在这六界之中,如此年幼便可以赋神君策的也只有灼华一人而已。门中常常流传:“南极鲲鹏殿,非九微而灼华”的传言(鲲鹏殿,乃是隐门的主殿,只有历代的南极殿主才能进入)。

     就这样一个人,盈婼没想到自己以前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最后只能怪赫连珏这个大混蛋,整天来招惹她,害得她根本没机会了解这么多东西。

     此后,赫连珏依旧日日造访,语气态度不改,依旧那样欠揍的模样,不过却比以前收敛很多,主要原因还是灼华常常出现为她解围。

     一个欺负不断,一个出手庇护解围,闹腾却有温馨的日子渐渐流逝。

     盈婼抱着下巴对着远处向弟子授业的灼华,傻乎乎一笑。坐在一旁的赫连珏拿着弹珠弹到盈婼的脑门上,看着她愤怒的模样,挑眉笑道:“看来包子对十二师兄的话有异议,不如起来说一说”

     端坐上面的灼华停止讲课,对着盈婼浅笑道:“小师妹,请说”

     盈婼恨恨的瞪了赫连珏一眼,将刚才那个问题,举例解释一遍,又说了自己的见解,见赫连珏有些失望的模样,她抬了抬下巴,端庄坐下。

     赫连珏拿着弹珠在手里转了转,偏过头看着自己笑意盈盈的灼华,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

     讲课完毕后,众弟子散去。盈婼正想上前向赫连珏兴师问罪,却见灼华走过来,对着微微一笑道:“师妹,快到考核了,你的功业完成的如何?”

     盈婼闻言心下有些委屈道:“我才刚刚学会第五重,师兄,我怕我考不过”

     那边赫连珏支着耳朵,听到盈婼的回答后,眉头一挑,就听灼华道:“你若是愿意,每天晚课结束后,到悔思崖,我帮你补习”

     赫连珏闻言立刻跳了起来,拉着灼华的衣袖道:“喂喂,十二师兄,你怎的如此偏心。你也不问问我的功业如何了?”

     盈婼真的很想一拳挥过去,将面前这碍事的家伙拍飞。

     灼华回之一笑道:“十七,你的功业如何?”

     赫连珏无可奈何的皱了皱眉头,勾着嘴角笑道:“我已到破虚后期了,师兄不如我和包子一起补习功课,而且我也可以顺便指点一下包子的功课,她实在太笨了,我怕师兄太过劳累”

     她这句话刚说完,就感觉腰上一阵疼痛。皱着眉头,悄悄将盈婼的黑手弹开,连忙离着盈婼远了一些,继续向灼华道:“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灼华微微一笑道:“嗯,那十七和小师妹到时一起来悔思崖吧”

     盈婼十分不满的瞪了赫连珏一眼,无奈灼华已经答应。灼华见授课结束,向二人告辞离开。盈婼看了赫连珏一眼,扭头就走。赫连珏嘿嘿一笑,脚步轻松的跟在后面,一脸得意。

     因着灼华的课下补习,盈婼顺利的通过了考核,但是赫连珏那个家伙却不知怎的,勉勉强强的通过考核,就被师父带入了太极殿中,此后三百年间,她再也没有见过赫连珏,但是却和灼华的感情一日千里。自从知道那双生鱼的寓意之后,盈婼便彻底的陷进去。九玄天宫,为那人堕仙成魔,看着阿爹阿娘头上的白发,她愧疚,却无怨无悔。魔界之中,沦为魔奴,纵然那般艰难,只要那人在身边,她就觉得自己得到全世界。而那人却在她此生最为狼狈的时候,弃她而去。

     局里局外究竟谁能清楚呢。

     等到盈婼再次见到赫连珏的时候,当初那个瘦弱骄傲的少女已经褪去了青涩,一身骚包的大红色,也成了那绝世容颜的衬托。

     “万花争妍青鸟旋,

     顾尔一笑折人颜。

     三千世界无无尽,

     此生难尽试君冠。”

     九帝瑞荀,或许也只有这个名字真正的能够趁上这样一个人。盈婼还记得再见她时,桃花漫天,那人腰间别着一柄黑刀,刀上挂着一只青色的铃铛,微微一笑,倾城绝世。

     那人缓缓走来,挑起她的下巴,依旧是那般欠揍的语气,却多了几分凉薄。她说:“盈婼,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只是此去经年,她是高高在上的九帝瑞荀,云泽帝君,而她却是低到尘埃里的魔奴,丢了一切自尊。

     在逃亡的路上,看着那人风尘仆仆,逐渐被风霜侵蚀。她又想起当初在隐门之中的种种,直到此时,回忆过去,她才知道当初那个骚包又自恋的人,原来对她一直抱有那样的想法。只是那时太过年幼,一个不善表达,便处处欺负挑衅吸引人的注意,一个闷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保护,而且又遇到了那个给她太过光明的男人。爱情的萌芽尚出生便已经被折断。